[捕鲸]宁可“退群”也要捕鲸 日本所谓“鲸文化

ag8编辑 国际资讯 2019-07-16

  捕鲸文化确有历史渊源

  此外,日本还保留着一些关于鲸鱼的民歌、舞蹈和民间庆祝活动。在千叶县和田浦等日本为数不多的捕鲸港,为了延续鲸肉饮食文化,还会搞一些怀旧性质的鲸鱼美食节。一些大型捕鲸公司还会联合当地学校,邀请学生观看鲸鱼解剖过程,用来向下一代灌输日本的饮食传统与捕鲸业的光辉历史。所以不少日本人认为捕鲸文化是日本“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外界反对日本捕鲸就是干涉了日本“传统文化”的传承。

  日本市民欢度鲸鱼节(视觉中国)

  诚然,从历史溯源而看,作为一个非常依赖海洋资源的民族,在古代猎取体型庞大的鲸鱼对日本人来说意味着有了充足的资源。日本民间有一句这样的俗语:“一頭捕れば七浦賑わう”,直译过来,就是“一头鲸,七浦赈”。意思是指捕获到一头鲸鱼,能令许多渔村得到恩惠。这不仅仅因为鲸鱼全身都是宝,还因为鲸鱼吞噬大量的鱼虾及其他软体动物。因此,对于捕鲸者而言,捕获到一头大鲸鱼,是一举几得的渔业大丰收。

  毕竟有过这么一段历史渊源,日本对于国际舆论也一贯打着“希望尊重各个国家的饮食传统”的旗号。直到1987年日本加入IWC,商业捕鲸行为才中止。

  日本人正在一家餐厅中食用鲸鱼肉(视觉中国)

  日本的考古发现也提供了佐证。日本曾出土过绳文时代前期狩猎鲸鱼图案的土器,同时也找到过鲸鱼的骨头。大规模有组织的捕鲸最早出现在室町时代(1336年-1573年)的末期,那个时候捕鲸主要是为了鲸油,用来制造灯油与稻田杀虫剂。其后明治时期日本开始学习挪威的捕鲸技术,加上远航技术的进步,渔民们不仅仅局限于近海,开始远赴北冰洋、南冰洋猎鲸,鲸鱼捕获量爆发性增长。当时每年约有3000多头鲸鱼被捕杀。其时由于距离较远,渔民们通常将鱼肉抛入大海,仅留下鲸鱼油带回国,但吃鲸鱼肉的情况在二战后初期开始变得普遍。彼时日本经济极端困难,粮食严重不足,民众营养匮乏,鲸鱼肉成为日本民众主要的蛋白质来源,日本鲸肉消费量在1962年达到23万吨。当时每年有超过2.4万头鲸鱼被捕杀。直到后来日本经济腾飞,进口肉类增加,食材丰富,鲸肉的重要性才不断下降。

  但,这种传统真的延续至今吗?据日本农林水产省的数据显示,1988年商业捕鲸中止之后,到2015年,日本一年的鲸肉消费量只有3000-5000吨,平均每个日本人的鲸肉消费量仅有不到30克,而《朝日新闻》的民众调查也显示,绝大多数40岁以下的年轻人从未吃过,也并不想吃鲸鱼肉。

  日本各地还修建有鲸鱼神社,里面供奉着鲸鱼骨作为神体。日本捕鲸协会还在每年召开“保护捕鲸的传统和饮食文化大会”,宣扬食鲸文化。据日本捕鲸协会的网站介绍,在日本历史上,鲸鱼带有一定的神格色彩,日本很多地方有鲸鱼的纪念碑,表达民众对鲸鱼的感谢和追悼。神奈川县现存1834年建成的“鲸塚”;大分县有1870年前后建成的“鲸墓”;宫崎县也有“鲸魂碑”;爱媛县则有1910年建立的“鲸供养塔”;东京还有“鲸神社”;岩手县则有“鲸观音”。这些纪念设施,都是为了表达对鲸鱼的感谢之情。

  日本饮食文化今非昔比

  日本人正在进行捕鲸活动(视觉中国)

  文章提到远洋捕鲸、冷冻库存的鲸肉、因为无法从远距离带回而抛弃鲸鱼身体的部分,种种捕鲸的活动,无一不是和日本食文化内核相冲突的。

  而更多的人称政府坚持的捕鲸活动背后,与巨大的政治经济利益紧密相关。从事捕鲸产业研究10年之久的日本学者佐久间顺子接受BBC采访时表示,日本难以停止捕鲸,很大程度上与政府有关。她说,捕鲸是政府运作的,有庞大的官僚结构,有研究预算、年度计划、职业晋升、养老保险。“如果自己负责期间部门不停地被裁员,官员会觉得这是巨大的耻辱。”对政客来说,他们游说重新开始商业捕鲸,也是保住自己席位的一条路。(文/梁赛玉)

  且对于极其重视“食文化”的日本来说,捕鲸文化真的是一种文化吗?关注捕鲸问题的Kkneko网站撰文从日本饮食文化中重要的“身土不二”(即当地生产的食物当地消费),“旬”(当季食物),“一物全体食”(食物全部可以食用),“不杀生”等多个方面进行了探讨。

  参考消息网12月28日报道日本近日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定于2019年7月在日本领海和专属经济区恢复商业捕鲸。这是日本时隔约30年后恢复这类捕鲸活动,引发国际舆论强烈不满。为何日本不顾各方反对声音,不惜“退群”仍要执着进行捕鲸活动?

  日本政府一直以来对外以“捕鲸是日本传统饮食文化,渔民世世代代捕鲸”为理由,声明自己有必要继续为捕鱼业和消费者捕杀鲸鱼。

  一只跃出水面的鲸鱼(视觉中国)

  作为西方的好学生,日本在近代做的许多事情,其实都是重复西方当年的行动——受了侵略后侵略他国,挨了核弹后发展核能,被倾销产品之后向他国倾销,因捕鲸开国后迷上捕鲸。但时代的演进似乎总爱跟日本人开玩笑,每每到了日本开始模仿时,人类就开始对这些行为进行反思,于是日本人总是成为被清算的对象。这固然是罪有应得,但确实是倒霉得可以。

  国际捕鲸委员会9月在巴西召开年度会议,以投票表决方式否决日方恢复商业捕鲸、简化机构决策规则等提案。日方随后以成员就捕鲸议题存在“严重分歧”为由,多次威胁“退群”。

  日本认为国际捕鲸委员会须承担保护和利用的“双重职责”,以小须鲸等鲸鱼种群“相对充足”为由,游说委员会准予商业捕捞,遭欧洲联盟、美国和澳大利亚等成员反对。

  在二战之后,日本农业凋敝,1000多万被驱逐回国的海外侨民更加重了日本的粮食压力,鲸肉又成为日本民众为数不多的动物蛋白来源之一。据统计,日本的鲸肉消费量,在最高峰的1962年一度达到26万吨之巨。从某种意义上说,鲸鱼在帮助日本实现“经济奇迹”方面的确居功至伟。

  美国在捕鲸业上得天独厚的优势在于它比其他列强更靠近太平洋。1853年,美国海军在捕鲸业主的催促下,派出几艘战舰到太平洋彼岸的一片“鲸鱼聚集”的渔场去寻求建立中转站,这就是日本历史上著名的“黑船来航”事件。如果说在19世纪叩开中国国门的是鸦片的话,那么叩开日本国门的便是西方人的捕鲸船。

  尤其是美国,截至1846年,全世界900艘捕鲸船中有735艘是美国的。

  鲸鱼在日本有着如此特殊的身世,它确实已经成为某种象征。然而,当这种象征在国际社会的环保思潮中受到打压时,却无意中触发了日本人的另一个心结。

  其实,相比于鸦片对中国人的荼毒,美国对日本的捕鲸要求虽然损害轻微,但给日本人造成的羞辱却更大——在你家门口掠夺性地开采你的海洋资源,还让你给他端茶送水、提供补给,怎一个耻字了得。更关键的是,美国人的滥捕,使得日本近海原本丰富的鲸类资源迅速枯竭,迫使日本捕鲸船不得不驶入风高浪急的远海去寻找机会。在1860-1870年代,日本鲸组船毁人亡的事故接连不断。在1877年“大露脊鲸漂流”事件中,有110名鲸组成员集体遇难。日本传统捕鲸业的衰落史,可以说就是开国前期整个日本血泪史的缩影。

  那么,如果不是为了“好吃”,日本人又为何要执着于鲸肉呢?

  日本人对捕鲸权益执着如此,说到底,争的不是那一口鲸肉,而是其对西方憋了一百多年的一口怨气。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鲸肉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好吃。

  围绕退出原因,菅义伟说,“意见相左的成员不可能在委员会求得共处”,今年在巴西召开的会议“已揭示这一事实”。他说,委员会部分成员仅关注鲸鱼保护,拒绝准予合理利用这类资源。

  日本26日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定于明年7月在日本领海和专属经济区恢复商业捕鲸。这是日本时隔大约30年恢复这类捕鲸活动,招致反对捕鲸的国家和机构批评。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当天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出决定,说定于今年结束以前正式通知委员会,意味着日本明年6月30日将终止成员资格。

  “鲸组”从编制上讲应该算“海军”,但由于江户幕府偃武修文,两百多年不打仗,“鲸组”开始围捕鲸鱼,还发明了独具日本特色的“围网式捕鲸法”。不过受制于农耕时代的技术水平和市场需求,直至19世纪顶峰时期,全日本“鲸组”的年捕鲸量也没有超过2000头,光日本近海的鲸类资源,就够维持“可持续捕鲸”了。但好景不长,西方人很快打破了日本捕鲸业原本的平衡。在19世纪的工业革命中,捕鲸可算是不折不扣的经济引擎——工业革命的大量机械需要润滑油,油灯等夜间照明设备也需要燃料,因此,从鲸鱼身上提炼的鲸油成为“工业血液”。在庞大的需求面前,西方捕鲸业急速膨胀,别看今天这些国家喊起保护海洋生物来一个比一个响,想当年都是年捕鲸量上万的主。截至19世纪中期,整个大西洋中的鲸鱼几乎都被他们捞光了。

  日本支持捕鲸的另一个理由是,这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这个说法实际上似是而非。日本成规模的捕鲸业是从公元17世纪才开始的,在江户幕府的统治下,日本出现了以捕鲸为业的“鲸组”。

  说起来,日本人如今咬住不放的鲸肉,真不是什么美味珍馐。

  首先,鲸鱼生长太快,肉质实在称不上美妙,不符合日本人“食不厌精”的饮食审美。其次,鲸肉中含有大量的油脂成分,有违日本料理崇尚清淡的传统。再者,由于鲸鱼身体中堆积了巨量的重金属元素,连日本的食卫组织也承认,长期食用鲸鱼对健康是有害的。显然,为了美味而食用鲸鱼是站不住脚的。

  与之相对,现代捕鲸在日本的兴盛,几乎成为日本向西方学习并赶超西方的缩影。1902年,日本政府制定了新的渔业法,决定引进外国先进的捕鲸设备,成立现代化的捕鲸企业。到了1936年,随着造船工业的膨胀,日本已经有能力打造排水量19000吨、配备整套冷藏加工设备的现代化捕鲸作业船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王昱

  你们吃饭,凭啥总让我买单?”这个怨念是日本人心中的一大隐痛,但这一隐痛在战后确立的许多大是大非问题上不好发作,所以捕鲸一事正因其“小”而成为日本人爆发的节点。

  国际公益组织——鲸鱼与海豚保护协会对1987年之后,也就是《全球禁止捕鲸公约》通过之后的各国捕鲸量进行了统计。

  既然市场需求以及不足以维持捕鲸业,为什么他们还要在国际上为了捕鲸权据理力争呢?

  最近,我参加了一位日本政府官员的私人会议。会议上,日本政府表示计划恢复(商业)捕鲸。我问他,恢复商业捕鲸没有任何意义。

  在东京涉谷附近,有一个繁华的美食中心,名叫惠比寿。每年,这里都要举行美食节,招揽来自全球各地喜爱美食的游客。

  这位官员的回答令人惊讶。

  因此,日本的捕鲸业经常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在佐藤这样的人心中,鲸鱼肉是日本的传统美食,捕鲸业历史悠久。但现在吃鲸鱼肉的人越来越少了。

  今天,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宣布,日本将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并将在2019年7月恢复商业捕鲸。据路透社报道,未来,日本的商业捕鲸将在自己的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域内进行,南极海域的捕鲸活动将会停止。因为,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将能重启商业捕鲸,但将无法进行以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为条件的南极海域科研捕鲸。

  对于到底吃不吃鲸鱼肉的问题,日本国内纷争不断。但背后都涉及日本的一大“污点”——捕鲸业。

  绿色和平组织2015年的调查发现,平均每个日本人一年的鲸鱼肉消费只有30克。

  2013年,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的一份调查显示,当年90%的日本人都没有买过鲸鱼肉吃了。

  “那为什么停止捕鲸呢?”另一位记者问。

  今年9月,一个名叫“海豚与鲸鱼行动网络”组织的负责人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日本普通人和鲸鱼以及捕鲸业并没有什么利益联系。”如今,鲸鱼肉在日本也越来越不受欢迎了。

  在东京的新宿,佐藤从父亲手中接管了一家居酒屋。在这里,佐藤也会向食客推荐从三陆沿海地区运来的鲸鱼肉。

  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早有打算。

  图片来源:东方IC

  如果认为日本大肆捕鲸是为了满足国内的消费需求,就大错特错了。在今天日本人的餐桌上,鲸鱼和三文鱼的地位悬殊。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中国新闻网、CNN、BBC等

  既然如此,为什么日本政府还要支持捕鲸呢?

  对于这样的说法,也有人提出质问,为什么其他有捕鲸传统的国家现在不再捕鲸了?

  数据显示,1987年,日本捕捞了各类鲸鱼1082头。1988年,日本停止商业捕鲸后,数量便锐减至241头。但在1995年到2000年间,日本捕鲸数量又比此前几年翻了一倍,从2001年开始,数量持续增长,在2005年甚至达到了1243头,远超1987年。

  可今天(12月26日),日本政府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并将在2019年7月恢复商业捕鲸。

  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IWC)通过了《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日本是缔约国之一。但是,这一公约让日本“钻了空子”,因为它允许以科研目的进行捕鲸,日本便打着科学研究的幌子,持续在南极海域及西北太平洋捕鲸。

  图片来源:鲸鱼与海豚保护协会

  时隔30年,日本宣布重启商业捕鲸

  图片来源:东方IC

  目前,很多上了年纪的日本人吃鲸鱼肉,只是为了“童年的味道”,因为他们小时候,肉就是指鲸鱼肉,根本没有牛肉和猪肉。

  在美食节上,鲸鱼肉是商家们极力推销的食品。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2014年3月,联合国海牙国际法院还曾裁定日本在南极的定期捕鲸活动并非出于“科研目的”,应当停止。

  据BBC报道,曾在绿色和平组织工作了10年的一位日本籍人士认为,正是因为捕鲸业是政府在运营,相关部门里的人才会竭尽全力让这个行业存在下去。这可能就是那位官员说的“政治原因”。

  这位官员只是回答说:“这背后有一些政治原因。”

  此后,日本暂停2014年底至2015年初的捕鲸活动,但又在2015年末重启。

  政府为什么支持捕鲸?

  2014年9月,日本自民党捕鲸议员联盟的议员们在食堂举行鲸鱼料理品尝会,维护日本的鲸鱼饮食文化(图片来源:东方IC)

  日本人真的爱吃鲸鱼肉?

  中国新闻网援引外媒报道称,在今年9月召开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日本提出解除对部分鲸种的商业捕捞禁令,该提案遭到否决。对于这一结果,日本政府官员表示“遗憾”,并暗示日本可能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在民间,确实有人支持吃鲸鱼肉和捕鲸。比如上文说到的鲸鱼肉餐馆的老板们。在新宿开居酒屋的佐藤就告诉CNN,日本已经有4000年的捕鲸传统了。在老一辈眼中,捕鲸被“污名化”了,他们希望有一天捕鲸不再收到谴责,这样一来,鲸鱼肉价格也会降下来,人们也会逐渐熟悉和接受这种传统食物。

  他说:“在南极捕鲸不是日本的传统,而且有损日本在国际社会上的形象,国内对鲸鱼肉的需求也很小。

  世界自然基金会人士表示,日本鲸鱼肉市场萎缩,导致整个产业只能依赖于政府的补贴生存。

  2016年,BBC一位驻日本的记者写了一篇文章:

  据BBC报道,上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的物质匮乏时期,鲸鱼成为日本的最大肉类食品来源。在1964年,日本甚至捕杀了24000多头鲸鱼。但如今,在鲸鱼肉已经没有多大市场的情况下,捕鲸船拿着纳税人的钱,打着科研的旗号,继续在南极活动。

  的确,同样是捕鲸,日本比其他国家走得更远,他们的捕鲸船深入到南极。可这并不是他们的传统。

  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但允许捕鲸用于科学研究。日本1988年停止商业捕鲸,之后以科研的名义持续在南极海域及西北太平洋捕鲸。

  今年9月,在巴西佛罗利亚诺波利斯市举行的国际捕鲸委员会会议上,以澳大利亚、欧盟和美国为首的反对捕鲸的成员否决了日本提交的改变决策程序的提议。按照这一提议,日本能更容易地得到足够多的投票支持,以取消商业捕鲸禁令。

  日本为何要退出?

  In 2014,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ordered Japan to halt its annual hunts in the Southern Ocean after concluding that they were not, as Japanese officials had claimed, conducted for scientific research.

  At September’s IWC meeting in Florianópolis, Brazil, anti-whaling nations led by Australia, the European Union and the US voted down a Japanese proposal to change the decision-making process – a move that would have made it easier for Japan to secure enough votes to end the commercial whaling ban.

  Agence France-Presse quoted an official as saying the agency was “considering all options”, including the possible withdrawal from the 89-member commission. A foreign ministry official confirmed “all options are on the table but nothing formal has been decided yet”.

  日本官员声称,某些种类的鲸鱼(如小须鲸)的数量已经恢复到足够多,可以允许“可持续性的”捕鲸活动。

  Darren Kindleysides, chief executive of the Australian Marine Conservation Society, said: “Leaving the IWC would set a very dangerous precedent for other international treaties and conventions. ”

  去年冬天,日本的捕鲸船在南极海域开展每年的科研捕鲸活动时,猎杀了122头怀孕鲸鱼,这在今年早些时候招致批评。这次科研捕鲸活动为期四个月,在捕获的333头小须鲸中,181头是雌性鲸鱼,其中还包括53头幼鲸。

  Japan faced criticism earlier this year after reporting that its whaling fleet had killed 122 pregnant whales during its annual research hunt in the Southern Ocean last winter. Of the 333 minke whales caught during the four-month expedition, 181 were female – including 53 juveniles.

  A fisheries agency official denied the report, however, insisting no decision had been taken on whether to withdraw from the IWC, which banned commercial whaling in 1986.

  2014年,海牙国际法庭要求日本停止每年在南极海域进行的捕鲸,此前日本政府宣称在南极捕鲸的目的是用于科研,但法庭否认了这一点。

  日本一直认为,大多数的鲸鱼种群并不濒危,而且吃鲸鱼肉是其饮食文化中宝贵的一部分。

  澳大利亚海洋保护协会首席执行官达伦-金德利塞兹说:“日本退出国际鲸鱼委员会会给其他国际条约或公约开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

  Workers carve into a Bairds Beaked whale at Wada port in Minamiboso, southeast of Tokyo June 26, 2014. REUTERS/Issei Kato/ File Photo

  日本之前就曾威胁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辩称暂停捕鲸只是一种临时措施,并指责国际捕鲸委员会已经背离了初衷,即管理全球鲸鱼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这位官员告诉《卫报》说:“日本想要尽快恢复商业捕鲸这一官方立场没有改变。但有报道说我们将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是不正确的。”

  这次失败促使日本的国际捕鲸委员会代表森下丈二警告说,日本与反捕鲸国家的分歧“非常明显”,将计划采取“下一步行动”。

  他说:“国际鲸鱼委员会已经成为21世纪全球鲸鱼保护的一股重要力量。如果日本认真考虑全球鲸鱼的未来的话,就不会退出委员会。”

  Japan will withdraw from the 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 in a bid to resume commercial whaling, Kyodo News reported on Thursday, citing government sources.

  另外两个公开违抗商业捕鲸禁令的国家是冰岛和挪威。

  提到捕鲸,不免首先要想到日本。然而最近日本宣布,为了重启商业捕鲸,或将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允许捕鲸船在附近海域和专属经济区捕鲸。这真堪称是鲸鱼们的大灾难。

  Japanese officials claim that populations of certain types of whale – such as the minke – have recovered sufficiently to allow the resumption of “sustainable” hunting.

  precedent[presd()nt]: n.先例;前例

  澳大利亚环境部长梅丽莎-普莱斯说,澳大利亚仍然反对“所有形式的商业捕鲸,或所谓的‘科研捕鲸’”。她补充说:“尽管我们强烈支持日本留在国际捕鲸委员会,但是否退出是日本自己的决定。”

  "The IWC has become the driving force for global whale conservation efforts in the 21st century. If Japan is serious about the future of the world’s whales, they would not leave the IWC.”

  commercial whaling: 商业捕鲸

  来源:卫报、路透社、新华社

  Japan would join Iceland and Norway in openly defying the ban on commercial whale hunting.

  “Japan’s official position, that we want to resume commercial whaling as soon as possible, has not changed,” the official told the Guardian. “But reports that we will leave the IWC are incorrect.”

  招致国际社会谴责

  日本共同社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日本将放弃在南极海域开展的颇具争议且费用高昂的捕鲸,而是允许捕鲸船在日本附近海域和专属经济区进行商业捕鲸。

  新西兰鲸类和海豚信托基金代表利茨·斯洛滕说,如果日本退出,可能在国际捕鲸委员会引发严重后果:一些国家或许会效仿,这一国际组织可能分裂。

  法新社援引日本一位官员的话说,渔业部门正在“考虑各种选择”,包括可能退出有89名成员的国际捕鲸委员会。日本外务省一位官员确认说:“我们正讨论所有的选择,但还没有正式决定。”

  Australia’s environment minister, Melissa Price, said it remained opposed to “all forms of commercial and so-called ‘scientific whaling’”, adding: “While we would strongly prefer Japan to remain a party to the convention and a member of the commission, the decision to withdraw is a matter for Japan.”

  日本利用国际捕鲸委员会的一项条款,每年进行“科研”捕鲸活动,并在公开市场出售鲸鱼肉,不过近几十年来此类消费下滑很多。

  Japan has previously threatened to quit the IWC, arguing that the moratorium was supposed to be a temporary measure and accusing the IWC of abandoning its original purpose – managing the sustainable use of global whale stocks.

  翻译&编辑:yaning

  Japan’s withdrawal from the IWC is planned for 2019 and will be announced by the end of this year, according to the report.

  moratorium[,mrtrm] : n.暂停,中止

  Japan has been able to use a clause in the IWC moratorium allowing it to conduct “research” hunts every year and to sell whale meat on the open market, although consumption has plummeted in recent decades.

  日本要“退群“?

  Kyodo quoted unnamed government sources as saying Japan would abandon its controversial, and expensive, expeditions to the Southern Ocean and instead permit whaling fleets to operate in its coastal waters and exclusive economic zone (EEZ).

  澳大利亚2008年2月7日公布的这张照片显示,一艘日本捕鲸船将猎杀的一头母鲸和一头幼鲸拖进船舱。 新华社发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称,若今后留在国际捕鲸委员会,重启商业捕鲸的希望极其渺茫,因此日本政府提及退出的可能性,而实现明年退出的通知期限为明年1月1日,现已临近。

  But Japan resumed whaling in the region two years later under a revamped program that included reducing its catch quota by about two-thirds.

  Japan has long maintained that most whale species are not endangered and that eating whale is a cherished part of its food culture.

  但两年后,日本新出台了计划,将每年在南极海域的捕鲸数量减少三分之二,并恢复了捕鲸活动。

  二战后日本几乎没有退出国际组织的先例,上述举措实属罕见。遭到国际社会轻视规则的指责将在所难免。

  The defeat prompted Japan’s IWC commissioner, Joji Morishita, to warn that the country’s differences with anti-whaling nations were “very clear” and that it would plan its “next step”.

  但日本渔业部门的一位官员否认了这一报道,坚称还没有最终决定是否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国际捕鲸委员会从1986年开始禁止商业捕鲸。

  据日本共同社本周四报道,日本政府相关消息人士透露,日本将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以重启商业捕鲸。

  报道称,日本将在明年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这一决定将在年底公布。

  日本捕鲸问题专题网站kkneko介绍,战后日本一片废墟,国民缺衣少食。日本将两艘巨大的美国海军舰只改建成加工船,前往南大洋,就此开启捕鲸的旅程。

  这是日本在1988年停止商业捕鲸后,时隔近30年的重大捕鲸政策变化。

  重启商业捕鲸还与政治有关

  东京新闻报道,日本在战后退出重要国际组织的行为非常罕见,日方一直以“尊重多样化的饮食文化”寻求国际社会对商业捕鲸的理解。

  据《卫报》,日本自民党数十年来能稳操胜券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从事农林渔业和出身农村的选民给予支持。而捕鲸业涉及数万渔民的生计,自民党自然看重。

  日本经济新闻称,日本1960年代的鲸肉消费量每年超过20万吨,而近年只有3000至5000吨左右。

  多家日媒对此表示担忧,日本TBS电视台称“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恐恶化国际关系”。京都新闻发表社论称,“退出IWC,使日本在国际社会的信用受损”。

  “共同船舶株式会社”97%的股份由农林水产省主管的5个财团法人拥有,不少成员原先也供职于农林水产省。

  日本民众真的爱吃鲸鱼肉吗?

  食鲸的传统从战后一直延续至今。日本捕鲸协会还在每年召开“保护捕鲸的传统和饮食文化大会”,宣扬食鲸文化。

  这两个机构和日本农林水产省及其下属部门水产厅有着密切的利益关系。“日本鲸类研究所”每年接受水产厅补贴,也被认为是水产厅官员退休后的安身之地。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也发文称,坚持商业捕鲸的重要原因之一的确是为了保护日本的传统饮食文化,也就是“食鲸文化”。

  日本农林水产省表示,部分种类的鲸鱼数量已经大幅回升,比如小须鲸,足以允许持续商业捕鲸。

  今天,日本政府正式宣布退出管理鲸类资源的国际捕鲸委员会(IWC),计划从明年7月开始重启商业捕鲸。

  日本遭遇巨大阻力也要重启商业捕鲸,难道就为了吃鲸肉吗?

  日本的“食鲸文化”

  在日本的一些餐馆中,有鲸鱼排、鲸鱼心、鲸鱼舌,甚至还有生的鲸鱼皮供应。至于味道如何,在雅虎的日本区论坛上,网友的回答五花八门,有说像牛肉的,还有说像马肉的。

  日本经济新闻今年6月报道,鲸鱼肉在日本国内的价格十年内下降了约40%。

  另外,上世纪70年代,鲸鱼肉还作为日本各大动物园中喂养猛兽的饲料。

  国际上的声讨接踵而至。国际反捕鲸团体“海洋守护者协会”创始人保罗·沃森强烈谴责:“由此日本就成了‘海盗捕鲸国’。”

  从事捕鲸产业研究10年之久的日本学者佐久间顺子接受BBC采访时表示,日本难以停止捕鲸,很大程度上与政府有关。

  她说,捕鲸是政府运作的,是庞大的官僚结构,有研究预算、年度计划、职业晋升、养老保险。“如果自己负责期间部门不停地被裁员,官员会觉得这是巨大的耻辱。”对政客来说,他们游说重新开始商业捕鲸,也是保住自己席位的一条路。

  文/沁涵

  谈及退出理由,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26日的内阁会议上说,政府不断摸索持续商业捕鲸的解决方案,但是在9月的IWC大会上,就此问题上与各国的意见无法协调,因此决定退出。

  东京大学的农学教授小林和彦指出,现在大多数人不会频繁食用鲸肉,最多只是对鲸肉有些好奇,也有一些是出于怀旧情结。

  据日本新闻网站NAVER报道,日本图书市场上有很多关于如何烹调鲸肉料理的书,鲸鱼全身有70个部位可烹调食用。

  1971年调查显示,当时日本学校提供给学生的肉类中包括鲸鱼肉,总量达到8400吨。因为鲸鱼肉富含蛋白质、不饱和脂肪酸,又是富含铁元素的红色肉,因此被视作青少年营养补给的重要肉类。

  据日本捕鲸协会网站,在今年的大会上,包括国会议员在内的500多名支持捕鲸人士参加,会上提供了鲸鱼肉的各式料理,他们宣称“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饮食文化,对日本来说,食鲸文化至关重要”。

  BBC报道称,2015年,日本人均食用鲸鱼肉为30克。事实上,大多数日本人并不吃鲸鱼肉,销量连年下降。即使供应减少了,价钱也上不去。

  从1940年代到1960年代中期,鲸鱼肉是日本最主要的肉源。到1964年峰值时期,日本一年捕杀24000头鲸鱼,其中绝大多数是座头鲸和抹香鲸。

  编辑/谢莲

  重启商业捕鲸对于政府,尤其是农林水产省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据共同社,退出IWC后,日本开展商业捕鲸不受约束,捕获的范围限定在日本的领海和专属经济区,不包括南极海域和南半球。

  1952年日本小学生的标准餐中包含鲸鱼肉

  据央视新闻今年4月报道,日本一直以来负责“调查捕鲸”的是“日本鲸类研究所”和“共同船舶株式会社”。前者负责“调查“,后者负责捕鲸和销售鲸肉。

  日本农林水产大臣吉川贵盛表示:“鲸类的利用应从文化多样性角度考虑,受到尊重”,寻求国际社会对日本“鲸食文化”的理解。同时他指出,商业捕鲸还关系到带动地区发展。

  据日本经济新闻,日本农林水产省人士表示,国内渔业人员当中要求重启捕鲸的呼声很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地址:http://www.winner-lab.com/guojizixun/2019/0716/156.html 欢迎转载。

上一篇:[排球少年]排球少年:天童华丽的拦网,却是白鸟
下一篇:[攻壳机动队]经典神作《EVA》和《攻壳机动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