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游戏]马云:阿里饿死也不做游戏!结果10年

ag8编辑 国际资讯 2019-07-08

  3.27日有消息称:阿里游戏正在大规模挖角其他游戏公司,网易的某个游戏团队组团接到了某猎头“联系”!

  网友说:「饿死也不做游戏」已成云烟,不要较真,很多时候你认真就输了!你认为呢?

  在互联网企业中,除了广告、电商、增值服务外,游戏无疑是最能带来创收的业务了,这点看腾讯和网易就知道了!2017年第四季度主要财务显示:净收入为146.08亿元人民币,其中在线游戏净收入为80.04亿元人民币,占了一半还多。而腾讯刚发布的年报显示:2017全年实现营收2377.6亿元,尽管游戏业务出现了部分下滑,但其第四季度PC和手机游戏收入合计297亿,这个数据依然很是亮眼。

  马云:阿里饿死也不做游戏!结果10年后被自己打脸

  阿里全资拿下广州简悦,足以见得对游戏的重视程度。

  文/聊电商

  大概在2008和2010年马云在公开场合表示:阿里饿死也不做游戏,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但在商言商,近几年阿里在游戏方面可谓是低调的做了起来,在游戏的研发、渠道、发行、联运等已拥有比较成熟完善的运作方式。马云或者说阿里正在像商业利益“妥协”,打脸不打脸无关紧要,财报数据才是最重要的。2014年收购九游,到2016年UC九游正式更名“阿里游戏”,做游戏我们知道除了研发拼的就是分发渠道,腾讯的游戏可以做一款火一款,除了其实力研发能力外,和它的已QQ为中心构建的强大分发渠道是分不开的!

  回到阿里,2017年9月,阿里全资收购了由网易前COO詹钟晖创立的广州简悦,成立独立游戏事业群,此举标志着阿里将在游戏领域开疆拓土,正式入局。因为詹钟晖是1999年10月加入网易公司的,他曾任网易公司COO及《大话西游2》、《梦幻西游》等游戏的执行制作人,在游戏领域属于资深的老人,后传因为和丁磊不和离开网易,创办了广州简悦。

  而阿里在研发方面循序渐进时,整合豌豆荚、九游、PP助手、UC应用商店、神马搜索,联合YunOS应用商店等等游戏分发,而这次拿下广州简悦成立游戏事业群,可谓是补齐了研发方面的短板!但研发需要人才,挖腾讯的可能有点麻烦,但挖网易的还是比较有操作空间的,所以网易的员工接到阿里游戏或猎头的联系,说明阿里在游戏领域已经不是遮遮掩掩,而是要大刀阔斧的推进了。阿里饿死也不做游戏,游戏不能改变中国!曾经的信誓旦旦依然还在,但时过境迁,此一时彼一时了!

  内部设施完善,还需要外部助攻!如何为阿里游戏带来大量的流量呢?其实早已布局好了。

  阿里游戏,积跬步,至千里

  对于一个公司来讲,现金流动就是公司新鲜血液,没有流动也就意味既要步入死亡时期。

  阿里游戏通过首页动图、IP剧跨界联合各式各样方式在优酷站点上大量曝光;游戏的创作歌曲可以在阿里音乐上播放……

  利用可信的技术,帮助阿里游戏全方位提升优化,提高巩固防护能力,使防护和动态加速融合。

  阿里游戏如此费心做好万全准备,不就是为了迎接那个点嘛!

  到2017年,阿里以10亿收购广州简悦这家公司,成立独立游戏事业群。

  截止到2018年5月,监测到游戏类移动端数量猛增到152万,同比2017年增长了42.1%。

  阿里云副总裁孙磊表示:Game Master智能是整个游戏产业核心,宛如给游戏安装上了“大脑”,能够掌控游戏程序。

  大概在2008年和2010年,马云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阿里饿死也做游戏,游戏不能改变中国!

  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全民泛娱乐时代里,阿里这盘围局,打得恰如其好!

  Game Master智能服务主要是为了解决游戏厂商的最大痛点-游戏研发的重复单调工作。

  此次阶段,是依托了阿里最先进的云计算、前卫的人工智能技术,同时还推出了覆盖游戏生态全链路的Game Master智能服务。

  所以说游戏对于阿里文娱的意义是任督二脉,一点不为过。

  不难发现,2018年游戏行业还会再来一波爆发式增长。

  或许,这只是一个玩笑罢了。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马云上一秒认为游戏不能改变中国,下一秒却用游戏给阿里自身带来了一条“金路子”。

  纵观时间轴,在2014年,阿里对游戏产业有了野心,有了期盼。

  总体来看,网络游戏产业一直处于稳步发展状态,营收规模和游戏数量呈现稳升状态。

  对阿里而言,泛娱乐产业就是阿里大文娱生态。

  近日,阿里云在阿里巴巴游戏生态晚会上宣布:游戏产业与云相结合,推出全新的游戏云3.0,将步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协助厂商智能场景生成、智能地编、智能UI设计,帮助大量技术美工从繁琐工作中解脱出来。

  之所以能够入阿里法眼,在于这个公司CEO是网易游戏早起灵魂人物詹钟晖(叮当)创办。

  成为最早做游戏生态,做最完善的游戏生态体系的云服务商。让人不禁一问:它是如何做到的?

  根据报道,2018年前半年,网络游戏(包括客户端、手机端、网页端)业务收入高达743亿元,同比增长了24.5%。

  让游戏用户全方位沉浸在优质内容中,毕竟优质的内容本身自带传播的属性,一传十,十传百……流量自如黄河江水滔滔不绝。

  不可否认,在互联网企业中,除了广告、电商、服务之外,游戏也成为“变现矩阵”中之一。

  如今,谁都无法料到,阿里已经把游戏打造成了一个生态,更想不到还会为游戏生态举办了一场晚会。

  除了高科技附身之外,还进一步提升了核心安全能力。和Intel携手合作,引入最新的“傲腾”黑科技、深度定制的云端产品。

  成为事业群后,除了詹钟晖(叮当) 之外,连“余额宝之父” 樊路远(木华黎)、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常扬(刘墉)、阿里文学CEO黎直前(宇乾)都纷纷加入。

  这生态囊括了阿里影业、合一集团(优酷土豆)、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文学、数字娱乐事业部。

  虽然都是同体,但每个小板块都是独立运作。后期游戏加入,作为中间的衔接骨,可以成功把每个串连起来。

  这也是为何阿里依然不想放弃游戏这个板块的主要原因。

  在2017年,阿里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就有做“游戏生态”的意识。在9月19日大麦战略发布会上,他发话:

  阿里做游戏,虽比腾讯网易晚到2年,但具有不服输基因的阿里后期发力做到后者居上。

  就拿腾讯、网易2017年最后一个季度财报来说。网易在第四季度主要财务显示,净收入为146.08亿元人民币,其中在线游戏净收入为80.04亿元人民币,占了一半又多一点点。腾讯虽然过去一年中游戏业务呈下降状态,但四季度PC和手机游戏收入合计297亿,依然很可观。

  在这一年里,阿里把7成资金投入了游戏开发上,阿里与教育基金才拿到少之可怜的3成。

  实际意义上,彰显了阿里对游戏领域的发展在做探索。

  单纯发展游戏,并非是阿里游戏终极目标。想要超越,就需要做到与众不同。

  更何况,现在用户们越来越依赖移动端,空余时间增加,促使移动游戏数量增长更加明显。

  短短一段话透漏这么一个含金量超高的信息:游戏不再是游戏,它是泛娱乐产业最大的纽带。

  阿里深谙其中道理,所以在游戏上,阿里并非一步登天,而是稳扎稳打。

  从无到有,阿里为何要发展游戏

  这一举动,曾轰动了整个游戏产业。在外人看来就似一场赌局,如果输了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要遭遇资金惨重损失。

  阿里也做游戏 游戏产业与云相结合

  同年,阿里游戏巨斥50亿美元,并购UC,并把UC九游正式剥离,成立阿里游戏。后面,对Kabam的投资,以及对豌豆荚的收购……

  不过,这些担心,我们多余了。阿里非常看好游戏的未来发展前景,就如马云说得一句话:选择娱乐,是因为能掌握年轻人的未来。

  当时,有人调侃马云之所以不做游戏,是因为早些年马云的孩子沉迷游戏,妻子张瑛更是辞职回家照顾他。

  此举标志着阿里将在游戏领域开疆拓土,正式入局。

  一个团队的人物,决定这个事业未来发展。他们都是阿里举足轻重的响当当人物。

  中国文娱产业进入整合发展时代,未来大文娱将成为产业常态,如果不具备生态能力,无法实现产业间相互拉通和衔接,将会存在很多资源和能力的缺陷。

  作者 赵云合

  赋能游戏,阿里游戏进入智能时代

  足矣见证游戏对于阿里的大文娱体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来源 电商之家

  有句寓言是这么说的: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按理来说,代理运营好一款产品,往往会给发行商带来良好的示范效应,吸引更多的开发商来谈合作。然而《暖暖环游世界》之后,开发商选择了将新一代产品《奇迹暖暖》交给腾讯,品牌植入依旧不少,还和故宫搞过“国风盛宴”的合作——肉眼可见,《奇迹暖暖》比《暖暖环游世界》取得了更大的成功。

  《疯狂来往》之殇不单是泄露隐私

  但这个“成功”是属于整个阿里的,却不是阿里游戏业务的。

  而《萌宠大爆炸》作为模仿《精灵宝可梦Go》的产品,最大的问题在于中国大部分玩家实际上不喜欢玩《精灵宝可梦Go》,而喜欢这类AR游戏的玩家,则更愿意玩《Ingress》、《精灵宝可梦Go》等更知名的大作。

  ▼ 2017年春节,支付宝AR红包还是引起了不小关注:

  ▼ 阿里对开发商要求其它业务捆绑,如今被很多从业者提到过:

  如果经常关注近年阿里布局游戏业务的动态,我们会明白这已经是阿里在多次尝试后,又开始的新一轮调整。俗话说“一不做二不休”,阿里既然改变初衷进军游戏行业,自然也发出了“阿里要做世界范围叫好的游戏”这一宏大愿景。

  围绕支付宝打造一个游戏平台?

  然而在2014年10月,《疯狂来往》爆出泄露用户隐私事件。多家媒体报道《疯狂来往》在用户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大量视频上传到了视频网站上,而上传账号正是游戏官方开设的。

  《Heads Up!》是一款在App Store美国区下载榜霸榜多年的社交游戏,其核心玩法“你来比划我来猜”在现实中也常见于聚会娱乐。国内有很多模仿《Heads Up!》的同类产品,《疯狂来往》则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个。

  到了2017年春节,支付宝更是推出了宝可梦Go玩法的AR红包,打算将多种业务合一,借春节的东风好好发挥一把。至于成效如何不得而知,反正今年的春节我们就没看到了。

  然而从《暖暖环游世界》到最新的《旅行青蛙》,阿里让人印象深刻的产品并不多,现在也没有太多人对阿里游戏在盈利方面有太多期待。在阿里的各种游戏相关的大会上,展现出来的更多是生态战略和产品矩阵——而在游戏行业,“叫好”毕竟需要落实到复数级别的具体产品上。那么这些年来,阿里的游戏产品是什么样的?

  让游戏承载或者说捆绑其它业务之前,先让游戏能够尽量吸引玩家,做大之后再考虑跨界联动、产品矩阵之类的任务。而阿里游戏与这种思路截然相反的操作,或许才是与其它游戏最大的不同之处吧?

  当年阿里大力推广社交软件“来往”,结合了线下互动社交的游戏《疯狂来往》更是以之冠名,可见阿里对这套组合的期望度是很高的。

  但对于游戏领域而言——即便是资本最躁动的手机游戏领域——最看重的还是厂商针对游戏用户的精准定位和抓取。阿里拥有海量的用户,这是绝大多数游戏厂商羡慕不已的先天优势,阿里想通过游戏将这些用户进一步绑紧在电商、金融等核心业务上,却是极为沉重的负担。《暖暖环游世界》的成功更是带给了后来的产品极大压力和非典型示范,毕竟带着KPI做游戏就已经很艰辛了,还要带着其它业务的KPI做游戏,简直比大浪淘沙还残酷激烈。

  ▼ 对于将要上线的《旅行青蛙》,阿里游戏依然提到“更多与阿里巴巴集团的合作内容展示”:

  对于“暖暖”来说,还有比阿里更好的合作对象与成果;而在阿里的角度,之后再没有像“暖暖”这样将电商与游戏完美契合的产品。因此,问题的关键所在不是“如何把产品运营好”,而是“阿里如何去运营游戏”。

  很多人认为阿里最羡慕腾讯的游戏业务,实际上真正让阿里欲求而不得的是社交业务。《疯狂来往》本来有望被看作是突破重围的一款产品,不仅顺应2014年手机游戏的社交分享热潮,同时也非常契合来往的用户属性,与当时腾讯的全民、天天系列形成鲜明的差异化特色。然后用户隐私泄露,给《疯狂来往》造成了很严重的打击,加上同类竞品在市场中太多,被淘汰下来确实非常遗憾。

  这些年,阿里做游戏的困扰与矛盾

  然而之所以游戏行业会是当前越做越大的金矿,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用户觉得它好玩,纵观近年来最热门、最吸金的一线产品,很难让人一时间能举例出满足阿里需求的游戏。再高明的开发商,做出的游戏最后要为电商做配角,想必都很难拿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而拿得出办法的“暖暖”,随后选择跟其他人合作,寻求更大的空间和更高的收益去了。

  但需要指出的是,在2014年底手机游戏重度化的历史进程已经开启,《乱斗西游》、《天龙八部3D》、《太极熊猫》等重度手游崛起,进入2015年又升级成为端游IP改手游和影游联动的大争之世。因此即便《疯狂来往》没有爆出隐私泄露事件,也无法在后来的重度手游大军中赢得太多市场份额。而阿里游戏在当时,依然将目光放在轻度手游上,寄希望于捆绑并推动社交业务的发展——然而不管是游戏本身,还是微信的强势,都证明了这条路难以走通。

  众所周知,阿里对游戏运营的主基调就是绑上整个集团的其它相关业务,希望通过游戏的发力带动整个生态或者矩阵。宏观上这个想法是很好的,而且阿里也有足够的资源来搞定这一大盘棋。比如在2017年,阿里游戏与阿里文学、阿里影业、优酷联手推出“IP裂变计划”,泛娱乐、大数据、全球化等可谓要啥有啥。

  接下来的一个阶段,阿里社交之心不死,但又苦于产品竞争不过,于是开启了“支付宝升级”计划。2016年动静最大的,莫过于支付宝“圈子”功能,结果很快就下架了。

  ▼ 在更之前的2016年双11,同样也有类似AR红包的“抓猫猫”功能:

  特别是《猪来了》,这款游戏在台服曾长时间排在App Store畅销榜前列,按理说在支付宝的推动下应该可以取得不错的成绩。然而从玩家反馈来看,这款游戏的好友机制恰恰成为其最大败笔。游戏中,好友间的互相袭击没有上限,玩家发现保护自己的最好办法不是充钱变得更强,而是删除好友。这样一款让用户的情绪负反馈大于正反馈,机制逼迫玩家放弃社交的游戏,对于阿里来说真是有点微妙的尴尬。

  很多人将《暖暖环游世界》看作是阿里游戏业务非常亮眼的一笔,被畅想多年的“游戏+电商”概念终于实现了,而且从用户数据到品牌入驻,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都非常抢眼。

  该事件在当时引起不少《疯狂来往》用户的恐慌,大家担心自己在家穿着随意、对话私密的内容传播于网络。在视频被删除前,至少有超过35000个游戏玩家的视频“被上传”,累计播放总量已经超过了300万次,造成了较大的不良社会影响。《疯狂来往》随后关闭了视频分享功能,并很快在市场中销声匿迹。

  在“圈子”功能吸引大量眼球的同时,《猪来了》、《萌宠大爆炸》等游戏也悄然上架支付宝,思路依旧是引导社交、带动阿里业务体系。《猪来了》是一款设计思路类似于当年偷菜、抢车位的社交游戏,《萌宠大爆炸》则是玩法跟《精灵宝可梦Go》一模一样的AR游戏。可以说,这两款游戏在内容上都具有不错的潜力。

  阿里对游戏业务的不抛弃、不放弃的确非常难得,换其它公司肯定早就放弃了。但阿里态度更坚定的是,将游戏业务绑上其它业务的执念,比如《萌宠大爆炸》就绑定了线下实体店的红包业务,在阿里的理想规划中应该还能推动一波线上线下的电商联动。

  最近关于阿里加大对游戏业务投入的消息不断,拿下《旅行青蛙》中国版的代理运营以及向各大厂商挖人,可以说只是谋划已久的表象之一。

  得小于失的《暖暖环游世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地址:http://www.winner-lab.com/guojizixun/2019/0708/93.html 欢迎转载。

上一篇:[阿图尔]巴萨官宣:阿图尔加盟 签约至2024年
下一篇:[阿尔敏]进击的巨人:我们一直忽视阿尔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