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Eats]UberEats APP今天增加餐馆和食物评级系统

ag8编辑 官网头条 2019-08-20

  IT之家3月13日消息 IT之家此前已经报道过,滴滴筹划上线的滴滴外卖业务,将于4月1日正式上线。而同为出行服务行业巨头的Uber目前也正在逐步加大在饮食配送业务上的投资。据悉,Uber外卖服务Uber Eats不久将会在欧洲、非洲以及中东地区的100个城市全新上线,其中包括罗马尼亚、肯尼亚、埃及、乌克兰以及捷克共和国等多个国家,并在已有的英国和法国市场新拓展35到40个新城市。

  Uber物流部门主管表示,“UberEats比我们预想的要更成功。”截止到去年年底,UberEats业务已经在45座城市中实现了盈利。在去年第四季度,UberEats业务为公司贡献了10%,也就是11亿美元的总收入。根据数据显示,UberEats目前已经总计在200个城市上线了其外卖服务。

  想看到更多这类内容?去APP商店搜IT之家,天天都有小欢喜。

  UberEats是Uber在2014年作为试行项目推出的,属于Uber一系列试验性服务的一部分。Uber在送餐领域的一大竞争优势在于,它可以利用遍布全球的数百万名Uber司机组成的网络,在运营UberEats的城市,Uber司机既可以搭载乘客,又可以去送餐。有的城市还有专门的UberEats司机。

  评级系统将显示过去90天信息,并显示有多少用户给予每个星级评分。它还会突出显示人们提到的具体问题,例如份量,温度和口味。UberEats在近两年前推出,已经慢慢推广到世界各地的城市。现在,它也从麦当劳这样的地方提供快餐送餐服务,麦当劳在纽约布鲁克林的评分惊人地高。

  外界评论人士很惊讶这个应用程序在没有评分系统的情况下运行了这么长时间,因为这似乎是一个食品交付应用程序的基本功能。不过,对于Uber公司来说,现在加入这项功能,并让消费者在提交订单之前详细了解餐馆和食物并不算太迟。

  Uber的送餐服务APP UberEats今天更新了应用程序,包括餐厅评论。用户可以对餐厅评分,最高五星级。特定的菜肴也可以评价,但只有竖起大拇指或拇指向下的符号。用户现在也可以“喜欢”一家餐厅,使其出现在餐厅feed的顶部,而应用程序会根据用户的口味和事先的订单建议菜肴。

  The Verge杂志采访了在墨西哥配送工作中受伤的8名Uber骑手后发现,有五人曾希望通过Uber的保险单寻求赔偿,但是他们至今没有收到任何赔偿金。此后他们不得不在等待公司进行赔偿的同时,向他们的同事寻求经济帮助。其中有一两名快递员负债累累,并且是在受伤休养了数月才得以康复。

  图注:抗议者呼吁公司和社会关注外卖人员的交通安全(图片来源:The Verge)

  今年初,这个团体正式向Uber提出了10项要求,包括提高夜间收费比例、解释骑手被停工的原因以及更全面的保险等等。马尔多纳多表示,一些事故发生后的几个月里,Uber Eats的配送员在等待保险公司的赔偿时,大家只能通过互助解决暂时的难题,“我们都在互相帮助,因为这家企业没有做任何事情来帮助我们,”马尔多纳多表示。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墨西哥有五名Uber Eats快递员在车祸中丧生,另有数十人受伤。但是事故和人员伤亡似乎并没有减缓Uber Eats在墨西哥的快速扩张。不止Uber Eats,外卖快递服务创企Glovo和Rappi等外卖企业都面临着相同的挑战。

  对于希望成为Uber Eats配送员工的民众来说,注册是非常容易的:只需下载应用程序,在当地办公室注册,并拥有自行车或摩托车就可以完成整个注册环节。几天之内,他们就可以开始通过应用程序接收订单了。

  而根据墨西哥劳动法,Uber Eats公司是一家“服务提供商”,这意味着那些签有注册程序的外卖人员没有追索权来弥补收入损失,也无法领取残疾赔偿金或接受雇主提供的医保。

  事故频发的背后

  30岁的配送员哈维尔·罗尔丹·马尔多纳多认为,通过联合组织抗议活动他们可以推动Uber提高相关事务的效率。在去年秋天,他加入了一个名为“Desconecte masivo”的劳务人员权益保障组织,随后让自己认识的所有配送员都加入了这个团体,这个团体迅速壮大到200多人。

  事件起因,源自多名外卖人员遭遇严重交通事故。Uber Eats墨西哥公司最早的一起事故发生于2018年10月,即Uber Eats正式推出两年后。一名Uber Eats员工Matías Flores死于车祸,这是已知的第一个严重案例。

  业务只会更快速地推广

  Uber Eats的服务是在2016年于墨西哥城推出的。而墨西哥城臭名昭著的交通状况对其运行推广食品配送服务的目标是一大挑战。

  在墨西哥相关部门没有提出严格监管的情况下,Uber Eats无疑会依旧继续按照计划中的进度,在更大范围、更多城市迅速、激进地推广自己的业务,并保持持续增长的态势。 至于生命和生意,Uber会更关心哪一个?

  显然,Uber Eats向外卖人员提供的保险计划不尽如人意。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五名Uber Eats员工的死亡应该引起Uber Eats的警醒,同时尽快改善对全球员工的人身保护。令人不安的是,尽管媒体和劳动保障团体发现了很多问题,但是成千上万的墨西哥人仍然认为Uber Eats是一种有前途的收入来源,尽管他们需要冒着骑车或骑摩托车穿越街道的人身风险。

  图注:墨西哥配送员锁骨损伤尚未愈合缠有绷带(图片来源:The Verge)

  在墨西哥克雷塔罗州的配送员亚历克斯·洛约拉骑摩托车配送时被一辆汽车撞了,他打电话寻求公司和保险的帮助,但保险公司代表告诉他,他必须自己支付拖车的费用。在墨西哥城,一辆小轿车撞伤了另一位配送员卡迈罗,当时他正在配送途中,但Uber拒绝支付他手臂骨折的医疗费用。媒体在采访中发现,类似这样的案例仍然屡见不鲜。

  外卖人员没有办理社会保险,Uber也可以在不发出提前警示的情况下他们他们离开。作为一家“服务提供商”,外卖人员也很难对这家公司提起诉讼。更糟糕的是,Uber在墨西哥的业务是通过总部位于荷兰的子公司“Uber BV”注册的。Uber通过在国外注册,减少了在墨西哥的纳税义务,并可以阻止对墨西哥的服务提供商的诉讼。

  Uber Eats的外卖人员需要每天穿梭于餐馆、公寓和办公楼之间,他们的霓虹绿背包如今在墨西哥已经随处可见。从Uber Eats订购外卖饮食也很容易,但运送过程却极为危险,他们更不知道,一旦受伤自己将会遭遇什么样的命运。

  2017年2月,Uber对外表示开始为墨西哥的配送人员提供保险,以支付他们受伤甚至死亡的医疗费用。然而实际的情况究竟怎样呢?

  显然,类似Uber Eats这样的国际巨头在进入很多国家之前,已经对劳动法有了透彻研究。目前,大多数墨西哥工人从事着不受监管或未征税的诸如街头小贩这样的非正式工作。这些工作的工资不确定,也无法享受到其他社会福利待遇,能注册成为Uber Eats显然具有巨大诱惑力,而且他们自己不会主动产生劳动保障的意识。

  上周末,在墨西哥城中心,晚高峰时的交通流量被迫中断。一些抗议者骑着自行车沿城市大道骑行,他们举着抗议牌“不再有道路死亡!”。

  非致命性的交通事故在墨西哥很常见,其中包括手臂骨折,锁骨以及鼻子受伤,以及接近截肢的严重危害。然而受伤并不是配送员骑车穿越墨西哥城的唯一风险。Uber Eats的配送员可能会在交通事故中损坏他们的摩托车或自行车,也可能在送货时遭到持枪抢劫。

  在媒体采访中,墨西哥城的劳工律师罗伯托·克鲁兹·皮耶亚(Roberto Cruz Pea)表示,Uber需要受到监管以防止滥用劳工。他认为:“外卖人员寄希望于通过这些应用程序来赚取收入,即使他们并没有劳务合同。如果政府不对这些互联网公司采取措施,这些企业的做法是不会改变的。”接受媒体采访的几位配送员目前几乎都没有实现收支平衡,而且其中一些人在工作中受伤后一直负债累累。

  尽管他们的工作存在很大的风险,但仍然收入微薄,墨西哥城的大部分送餐服务的每单净价在30至60比索(合1.5美元至3美元)之间。通常情况下,配送员的周薪大概为100到150美元之间,这刚好可以提供他们和家人一个星期的生活所需。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在墨西哥,每10万人中就有13.1人死于交通事故,这一数字比美国每10万人中有12.4人死于车祸要高出一些。而大多数发达国家的交通事故率通常会很低,以加拿大为例,每10万人中只有5.8人死亡。

  与美国不同的是,当地大多数食品配送选择的都是本地的小型外卖平台。但是Uber Eats进入市场后,由于公司的知名度和充足的广告预算,业务得以快速增长。Uber Eats现在在墨西哥的33个城市开展服务,尽管Uber拒绝提供墨西哥的具体统计数据,但其表示在全球已有30万名Uber Eats“送货合作伙伴”。

  而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又有四名Uber Eats派送员先后遭遇了交通死亡事故以及歹徒袭击。在墨西哥以外的地方,也有不少运送食品的Uber Eats工作人员遭遇类似事件。在美国的费城、布鲁克林,哥斯达黎加、阿根廷、西班牙和澳大利亚的悉尼,Uber Eats, Glovo和Rappi的外卖人员都曾受到生命的威胁。

  投稿来源:懂懂笔记

  Uber对墨西哥用户的条款和条件规定,包括任何争议的仲裁都将在阿姆斯特丹进行。在媒体接受采访的受伤的配送员中,没有一个人有能力支付律师对这家公司提出索赔,他们如今智能想办法努力偿还医院的账单并获取日常开支。

  根据Uber最近IPO申请文件显示,Uber Eats的业务增长令人印象深刻。2018年,Uber的收入翻了一番多,达到15亿美元。报告称Uber Eats在全球50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计划将业务扩展到已经提供Uber叫车服务的700个城市。公司首席执行官达拉霍斯罗瓦沙希(Dara Khosrowshahi)曾对媒体表示,公司正计划增加这两款应用程序之间的交叉推广。

  Uber针对大量当地媒体的曝光,发表了一份声明:“Uber在墨西哥的所有业务,无论运输方式如何,都不向运输合作伙伴收取额外费用,也不在死亡或受伤的情况下向第三方和运输合作伙伴提供保险。”“在一些困难情况下,我们会联系因事故受影响的家庭,并确保相关保险公司已就保险范围进行了接洽,我们会支持任何执法部门的调查。”

  根据配送员的经历,似乎可以看出Uber的应对机制。那些申请Uber保险公司赔偿的人被告知他们的受伤情况不在保险范围内,或者保险公司从未到达车祸现场(不了了之)。

  在阿根廷和智利,Uber Eats和Rappi的外卖骑手开始组织并推动立法以保护他们的劳动权利。墨西哥的外卖工人也有同感,他们同样面临工作和工资不稳定,缺乏医疗保险,以及自身受伤或死亡的风险。

  缺乏监管的劳务模式

  Uber没有资金来保障这些配送人员的保险或者福利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地址:http://www.winner-lab.com/guanwangtoutiao/2019/0820/445.html 欢迎转载。

上一篇:[王建宙]王建宙:5G的消费级应用还需要一定的时
下一篇:[雷鸟人]梦幻西游:这只“2技能”雷鸟人,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