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捐]这才是杨幂诈捐事件的真相!

ag8编辑 官网头条 2019-07-23

  2015年,杨幂与鹿晗合作的电影《我是证人》上映,在片中饰演盲人的杨幂在成都路演的现场向成都某特殊学校捐赠了100只盲杖与50只打字机。学校的孩子还到场为杨幂朗读了感谢信。

  校方:杨幂工作室先联系,想要进行捐赠,曝光后希望能直接捐款,由于校方不能单独接受捐款因此拒绝了这一解决方案,现在杨幂工作室换了对接的人,正在推进事情的落实。

  越来越多的人热衷于公益,愿意奉献自己的爱心,小编很赞赏,但是公益不是明星宣传的手段,即使不得已成为了宣传的手段,那也请将承诺变现,这样才能达到双赢不是么?

  捐赠一事由中间人李萌在联系,将积极推进事情的落实。

  校方回应

  再说杨幂工作室,他们真的无辜么?不,小编并不觉得,当初捐赠的新闻通稿全网推送,同学为杨幂写感谢信实属感动,但孩子们由期待变成失望并不是单单由于中间人的不作为,杨幂工作室想必也并没有将一个小小学校的100根手杖与50台打字机放在心上,毕竟出资方是你们,你们没有支出中间方也没办法替你们落实,是不是呢?

  但是最近学校却发声,其实捐赠一直没有落到实处,手杖与打字机一直没到学生手里。

  “杨幂诈捐”也一度被刷上热搜,那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呢?话要听两方,因此看看校方与杨幂方对此事的回应

  看到这里小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杨幂工作室出于信任将一切捐赠相关事情交由中间人李萌处理,但是李萌在发布会后便一直拖,到现在也没有将物品交到学校,学校此次发生也是无奈,因为孩子们的期待啊。

  不过小编也想劝大家一句,这件事中间人有错,杨幂工作室有错,杨幂有错,但是杨幂绝对不是错最多的那个,毕竟她有心想做很多事,也由于精力有限,更多时候是告诉下属自己的想法,由员工替她完成很多事情,不必苛责!

  杨幂工作室声明

  所谓的诈捐曝光以后,工作室立即发表了声明,并加盖了公章,显然这次工作室是十分精神的。以往其他艺人工作室发表声明,多半是没有加盖公章,而这次嘉行杨幂工作室破天荒的盖了戳,这个细节足以证明,工作室上下对此是十分慎重的。

  3月27日,为了消除社会上的误解和不利因素,杨幂工作室公开捐赠进度,可谓是用心良苦。对于事情来龙去脉没有弄清楚的路人,请不要一味洗白,也没必要一味诋毁。在这件事情上,杨幂方工作方人员疏忽大意,杨幂本人也有一定责任。究竟是不是真的是“诺而不捐”?这就值得大家理性对待,以杨幂当初的条件,完全没有必要为此败坏自己的名声。

  刘恺威和杨幂大多数情况都是默默做善事。过去,福利院要搬家,由于缺少经费,院长就又找到了刘恺威。刘恺威二话没说拿出了30万的善款进行支援,更加可贵的是,刘恺威拒绝对外宣传。夫妻二人私下的善举很少拿到台面上来讲,这才是真正的大善之人。

  第二、捐赠数目不大。当年发布会现场,杨幂答应捐赠100跟盲杖和50台盲人打字机。两种产品,以现在市场累计不足100万元,有资料显示,嘉行传媒2016年仅艺人经纪类收入1.5亿元,这点公益捐赠真算不了啥。

  近日,杨幂涉嫌诈捐门。从表面上看,杨幂当年承诺捐赠,却没有兑现,真的有点难逃诈捐之嫌。然而,仔细想想看,好像还真的不是那么回事。

  现在那些在网络上骂人,吐槽别人,恐怕很少从事公益活动,所以没有资格给做公益的人身上泼脏水。做公益,只要有一颗公益的心就行,不管媒体是不是宣传和曝光,理应得到尊重和支持。平心而论,慈善这事只要尽力而为就行,没必要把慈善活动当成了评价明星好坏的唯一标准,而进行所谓的道德绑架。

  当然,如果真是杨幂工作人员疏漏,或者杨幂本人太忙忘记了,不能盲目推卸责任。现在及时弥补,咱也能谅解。毕竟,公益没有强制别人去做的,做了这么多公益年公益的杨幂,也不能因为某一次公益活动处理的不好,就去否定人家先前的所有付出。

  连同盖章声明一起公开的,有这起所谓诈捐的核心人物“李萌”微博,杨幂刘恺威当时对聋哑人的价值21万元的捐赠,以及记者及其社会公众关注事件进展情况。

  第一、主动捐赠。2015年10月份,杨幂公开表示要为成都特殊学校的盲人同学捐赠实物。在《我是证人》拍摄期间,有这种承诺,既可以宣传公司,又可以进行公益,一举两得的事,相信杨幂真的有这个慈善之心。

  对于社会来说,这是罪大恶极。

  而关于这辆奥迪,郑老板一家说得更含糊,谎言不断。

  邓老板表示此次网络筹款风波带给她的伤害比在医院更大:“在医院,我看到医生护士在不断努力,在绝望中还能找到一丝希望。陷入网络暴力之中时,我就像掉进一个黑洞里面,无从挣扎,无从反抗,无从申辩”。

  都这当口了,这一家子还在扯谎!给他们把事拢一下你会发现,这家人嘴里一句实话没有。

  周围一些店家也说其粉店生意并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差,而是一直不错,“应该是有点积蓄的,想不明白为何这么做”。

  一个事业编的学校中层领导,一个生意做得不错的女老板,这样的组合,家境在当地绝对算是中产以上。

  4S店收购这辆二手车的价格是24.6万元,车是去年9月买的,按8折算,新车价30多万。在郑老板口中,这车就20多万,“是拿旧车换的”。

  25万够了!都不用加上女儿住院到现在这些天店面的经营流水。

  女孩的继父梁老师说,“二手车定价二十四万六,然后它今天承诺先打款给我十万块钱,目前的话呢,我们手头也有七万多块钱,缺口就还有大概七万左右,跟亲戚朋友再借以后,先凑够二十五万元。”

  我们有错我们会改,但“用网络的攻击来杀一个大学生,真的太可悲了”。

  只有规则的慈善才会长久,让每一个诈捐的付出沉重的代价,才会斩通一些人自私可耻的想法。

  至于“生意不好”,有记者直接去了店铺,“当晚6时左右,记者在现场看到,餐号已经排到293号。”

  “好几万”是多少这一家子从来不提,那就按5万算,这已经15万了。

  …

  当初去医院时他们带了1万多现金,还有女儿就读的四川传媒学院院长赞助的2万元,加一起这就10万了。

  同时,这一家子开始强调原本就只是想救急,会变卖家产还钱的。

  明里暗里这家人隐藏了太多的钱,也含糊了太多的事。但即便到现在,她看到的同样只是自己如何被无情谴责,而丝毫不会对那些因为自己而可能被斩断救助通道的真正需要众筹的贫穷家庭有一丝的歉意。

  开始时是女孩儿的亲爹出来哭穷:虽然我们都经营一家粉店,但我欠了5万的外债啊,我没车没房啊,我户租4000啊。她虽然有车有房,但要还贷的啊,家里经济情况并不好啊。女儿生病住院时,我和前妻是真拿不出钱来啊!

  那辆奥迪车,二手车平台估价24.6万,平台先给了10万。

  她没有任何感谢捐款者的意思,毫无感恩之心,后来以不堪入目的脏话骂质疑的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个信誓旦旦说等拿到车全款就还,一个可怜巴巴说跟亲戚朋友借,那几笔钱你们都不记得了?

  跟深圳的罗尔一样,把“众筹”当成了生意在做,能骗到最好,骗不到大不了还你。然而你这盘“生意”好了自己,却害了那些真正缺钱的。

  她支告诉你“那个粉店它的房租是整个武鸣最贵的一个地段,一年的房租是23万到25万之间,我们手上是没有储蓄的。”

  经过一番被揭有车有房有生意却骗捐25万多,20岁的病愈女儿转身一嘴生殖器地骂捐款的等匪夷所思的闹剧,7月27日,广西武鸣的邓姓女子将25万多元退回众筹平台。

  真是说得跟真的似的!他们自己都快信了。

  北京青年报、南宁电视台等都跟进采访。记者去了女老板的老家,其亲戚表示“当时得知孩子病情严重一时筹不到那么多钱,家里的亲戚也是帮忙筹了好几万。”

  那么,为什么要弄这“变卖家产”的苦情剧给大家看呢?很简单,这辆车现在太扎眼。

  …

  众筹搞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主动还钱的。你们可真伟大!

  也就是说,众筹了25万多,就算加上这一家人的生活花销,最起码也还剩了7万善款。

  他们依然只知道为自己叫屈。

  但她不会说在这样的黄金地段,一年能赚多少钱,要是只能赚个十万八万的,这生意没人做。这样的投入,也不是一般家庭做得到的。

  真是这样吗?

  邓老板说“手头上有6万元现金,加上这10万元,跟25万元的善款还是有一定差距”,因此她最初的想法是等到车款全部到齐之后,一次性将善款退还。”

  受助女孩的继父梁先生:“房、车,如果卖的话,还是凑得够,还有小孩后期的治疗,我们都可以承担。原来相当于我们跟他们借,想还给他们。”

  说白了,那些本来就瞒着骗着的主儿,比你想象得要厚颜无耻得多。无奈之下说得再“诚恳”,也绝不会老老实实告诉你一切的,依然是算计着怎么玩对他们有利。

  人的心力是有限的,同情心也一样。像这样用欺骗的手段消费大众的同情心,如果这样的事件屡次没人管没人问,最终的结果是以后大家对真正需要救助的病儿会变得怀疑和无视,社会越来越冷漠。

  还有,孩子的亲爹也有一粉面店,他就这么眼巴巴看着,一分钱不出?

  要说这样的家庭,为了十万八万的钱去卖房子卖车,那是胡扯淡。

  其实,这一家人刻意隐瞒或含糊其辞的还不只这些。

  这个20岁的女孩儿一出院就用她的苹果7plus发了两条微博“出院啦出院啦,花了20万瘦了个身”和坐在奥迪车里的“回家静养”。

  (图片来自网络)

  至于旧车折的钱,她就不算了。20多万比30多万听着少多了不是?这说法很聪明吧?

  女老板说“我们都没有想到要谁的钱去治病的,我们的初衷就是要回来卖车卖房的。”

  还有一笔钱,很遗憾,至今这一家人没提过。

  这说得好像就是一对离异的爹妈为孩子操碎了心,完全忽略了这孩子还有个继父,在当地一所学校当主任。

  邓老板说确实有房子,44万买的,还在还贷款。同样,她不说那是十几年前的价,现在已经翻了几番。

  先说说治病总共花了多少钱。

  要真想还钱,众筹时早就说明了,谁都知道这样钱会筹得更多更快。众筹平台表示:发起筹款时,以及被曝诈捐之前,他们从未说过事后退款事宜。

  网络暴力自然应该谴责,但你们这样自私到极点的做法,别说“真诚道歉”了,是你们的道德做不到的。

  可你听听这家人怎么说的——

  邓老板一家一直强调医生当初说至少要30万,她女儿说花了20万,相关人员给的数据是差不多18万,16万是医院的治疗费用,2万是自个儿花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地址:http://www.winner-lab.com/guanwangtoutiao/2019/0723/234.html 欢迎转载。

上一篇:[开放世界]拜托,那不是开放世界游戏
下一篇:[试管婴儿]中国首例试管婴儿生子引热议,“试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