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报]北青报:“最严遛狗令”只是看上去很严

ag8编辑 官网头条 2019-07-22

  答案如果是可以预见的,什么样的等待也不会显得漫长。瓜熟自然蒂落,何事惊慌?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与反腐败斗争有着同样的重要性。这两个“斗争”,还经常会结合起来。在特殊历史节点上推动的扫黑除恶,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都有着深刻而内在的联系。如果我们回忆一下,反腐败斗争曾经带来了怎样不可思议的转变,就会知道,扫黑除恶斗争又将如何改变我们对时代的“想象”。对于那些涉黑涉恶与腐败长期、深度交织的案子,无论多么隐秘,最终必然会大白于天下。

  有人写文章煞有介事地说,“没有人敢于说出孙小果生父的名字”,这要么是故意耸人听闻,要么就是对时代走势缺乏了解。孙小果生父的身份该不该公布、什么时候公布,取决于案件调查的进程和结果。本轮扫黑除恶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打伞”的决心无比坚定。不仅要打“官伞”和“警伞”,就连“庸伞”也难逃问责。虽然媒体此前的报道说,孙小果的生父“从未直接出面干涉过办案”,但他究竟是不是孙小果的保护伞,恐怕还需要组织上去查证,而这也是等待“官宣”的重要原因。这年头,有什么名字说出来是会把小孩吓哭的呢?对吧。

  今年反腐态势的另一个特点,是主动投案的人似乎多了起来,而且级别相当高。仿佛是约好了一般,秦光荣和刘士余前后脚“主动投案”了。秦光荣曾是两届中央委员、云南省委原书记,刘士余则是十九届中央委员、曾经担任过证监会主席。位高如此,尚且不得不求个主动,他们所感受到的压力和震慑力可见一斑。

  孤立地看待某个事件,就难免会纠结,恨不能马上从花丛中挖出地雷。但如果能从更多的新闻线索中去把握时代走向,去理解所发生的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就不难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原标题: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一个人的名字?

  打个比方,前不久巴中市副市长张尚华落马,就没有引起舆论的太大兴趣。但如果你知道,他是今年落马的第五位“优秀县委书记”,就能感受到新闻的份量。和四年前相比,大多数优秀县委书记都走上了更重要的岗位,但也有少数人被扫落马下,今年这个进程显然加快了。这意味着什么呢?首先它说明,腐败现象总是带有隐蔽性的,但是,无论什么样的光环,都不可能洗掉某些人身上的污垢,该来的一定会来。这是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并不断推向纵深,所必然带来的结果。

  既然是主动投案,想必是已经有了某个重要的案子。从媒体的报道看,这两位重量级人物很可能都踩上了华融那颗地雷。赖小民落马之后,组织通报的措辞非常严厉:擅权妄为、腐化堕落、道德败坏、生活奢靡,甘于被“围猎”,而且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作为掌管着万亿资产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掌门人,赖小民这么一个不知敬畏、而又热衷于政治投机的人落马,其激起的波澜想必不会只局限于华融乃至金融体系之内。“雷爆”的半径到底有多大,现在还不能完全看清,但至少可以看出,即使是在深水区,震波所及之处,位高权重的人也无法幸免。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细心的读者应该会注意到,孙小果此番露出水面,并不是舆论监督的结果。督察组到了昆明之后,在开会的时候披露了这个消息。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云南方面对这桩旧案是心中有数的,也是早有安排的。结合扫黑除恶的大形势看,曾经笼罩在孙小果头上的“复活光环”多半已经消散了。孙小果的案子被办成“铁案”几乎没有疑问,他当初如何减刑、如何脱罪的细节,想必也会查个水落石出。所以,真的没必要过于“猴急”,更不要被不实传言牵着鼻子走。

  “昆明恶霸”孙小果的生父是谁,最近成了吃瓜群众特别操心的一件事。坊间有很多议论,但大多不靠谱。我在写《魔幻的孙小果》时,特意询问过有关人士,自己也做了一些考证。不过我觉得,这个答案还是等待“官宣”比较合适。

  此外,更重要的是,“最严遛狗令”只是色厉内荏,没有也不可能有相应的处罚措施。文山市政府的通告,在规定早上7点至晚上22点禁止遛犬的同时,只是笼统地提到“违反上述规定的,由有关主管部门依据有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罚”。事实上,目前没有哪一部现行法律法规对于遛狗做出禁止性规定和处罚措施,也就是说所谓“依据有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罚”只是具有提醒和警示的作用,很难真正落到实处。最初,一些市民或许会有所忌惮,时间一长就会发现“最严遛狗令”只是“纸老虎”,从而置若罔闻,熟视无睹。

  一直以来,不养狗的居民和“铲屎官们”矛盾不断。正所谓立场决定观点,爱狗人士强调养狗的自由和权利,不喜欢狗的人们则大谈狗对环境的破坏,对安全的威胁。从某种意义上讲,交织在犬只身上的爱与恨是一对无法调和的矛盾,政府出台养犬管理规定,应该是尽可能兼顾各方诉求,寻求利益最佳契合点。“最严遛狗令”的天平显然是偏向了不养狗群体一方,造成了对于养狗群体的苛责,如此有失公允的规定自然难以让人心悦诚服,也就难以避免沦为一纸空文。

  首先,7点至22点禁止遛狗,就意味着大批市民要在晚上22点后集中外出遛狗。而这一时段政府部门早已下班,谁来监管是一个现实问题。在监管缺位的情况下,一些人很可能无视遛狗令规定,不使用束犬链,纵容狗狗随地排便、犬吠扰民,进而衍生出一系列新问题。

  近年来,恶狗伤人事件频发,狗患引发的各种社会问题正逐渐凸显,社会上呼吁加强犬类管理的呼声很高。为规范养犬人的行为,近年来全国已有不少城市发出了关于加强养犬管理的通告,对犬只品种、出行要求、遛狗时间等都列出了具体规定及罚则。此次云南文山出台的养犬管理规定,与其他地方出台的养犬管理规定大同小异,之所以被称为“最严遛狗令”,主要在于文山的规定特别突出了“7点至22点禁止遛狗”这一条。

  诚如专家所说,督促养狗人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事关一个城市的文明形象,涉及市民的切身利益。但责任和权利是对等的,在要求养狗人承担责任的同时,也应保障其文明遛犬的权利。只有这样,才能赢得广大爱狗人士对于犬只管理的理解和配合,既对狗狗负责,也对自己和他人负责。

  原标题:“最严遛狗令”只是看上去很严

  云南文山市政府近日发布《关于加强文山市区犬类管理的通告》,被网友称为“史上最严遛狗规定”。通告规定,携犬出户时,犬只必须使用束犬链,犬链长度不得超过1米,并由成年人牵引;早上7点至晚上22点禁止遛犬。

  这条规定一出,立即引起了文山本地以及全国网友的热议。结果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无外乎不养狗的市民双手赞成,养狗的群众强烈反对。正如一名持反对观点的网友所言:“难道要我7点前早起遛狗,下班回来后还要熬夜等着22点后遛狗吗?”客观地看,7点至22点禁止遛狗的规定的确很严,网友戏称之为“史上最严”似乎也不为过,但这种严格更多停留在纸面上,只是看上去很严,很难落实到实际中。

  其次,7点至22点禁止遛狗,显然违背了人们正常的作息规律,也不利于狗的生长发育。出于对这一规定合理性的质疑,部分犬主很可能用脚投票,坚持白天时间遛狗,与有关部门玩起“猫鼠游戏”。由于时间和精力有限,有关部门监管起来难免捉襟见肘,疲于奔命。在违规遛狗行为得不到制止的情况下,势必产生“破窗效应”,带动更多人逾越规定。

  不光我们球迷,日韩网友都调侃世界杯扩军256支,中国队依然进不了,不知道中国男足队员们看了脸会不会发红。

  对于此事,球迷真是怨声载道,这水平请多少来也白搭,有球迷调侃请32支球队,自己举办世界杯,有钱就这么任性。

  对此,和万达体育中国公司总裁杨东为则表示:“原来我们是希望三届之后能把参与的球队数量增加,或者在赛制上实现各队进行三场比赛,但是国际足坛的一些条件限制了我们的想法。”

  看到这则消息。球迷可不买账,男足成绩下滑明显,连泰国队都踢不赢了,还要邀请日本和韩国,球迷一样是老挝、柬埔寨等国要不就是自己找虐。

  北京时间3月24日,根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中国杯扩军计划已在酝酿之中,未来将有6支或8支球队参赛,日本、韩国两队也都在邀请之列。

  中国杯举办三届以来,国足连续三年只能争夺三四名。而之前两届的三四名比赛中,国足先是依靠加时赛险胜克罗地亚拿到第三名,后是被捷克所逆转,获得中国杯第四名。邀请更多强队来,以国足现在且未来的实力,会进一步增加冲击中国杯决赛的难度。

  网友调侃中国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地址:http://www.winner-lab.com/guanwangtoutiao/2019/0722/224.html 欢迎转载。

上一篇:[区块链]什么是区块链?——以停车为例
下一篇:[开放世界]拜托,那不是开放世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