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蔡徐坤:熬过来,就是变强大的过程

ag8编辑 官网头条 2019-07-17

  《偶像练习生》出道后,蔡徐坤重新成为聚光灯的宠儿,但赛后他却再次在微博写下“花花世界,静守己心”,“你不能让自己太兴奋,要告诉自己不能太浮躁,不然没办法脚踏实地地做好自己的东西。”而如今与前东家的法律纠纷,也以蔡徐坤胜诉尘埃落定。于他而言,无论是如今在音乐创作、歌曲发行时间上,自己都掌握了主动权。曾消失于大众视野的时光,也是必须要经历的,“是所有经历让我变成现在的自己。如果没有那个时候,就不会有现在的舞台。我很感激自己的每一段经历。”

  为了《Wait Wait Wait》在《中国音乐公告牌》打榜的4分钟舞台表演,蔡徐坤推掉了近一个月的行程来做准备,前期排练了21次,每天都会带五六件T恤埋头练舞,“我希望舞台是一个作品,会永远留下来,不仅仅是一次性的唱跳。”不仅如此,前期的舞台风格,例如王座的设计和迷幻的灯光,道具摆放在哪里,如何切换镜头,蔡徐坤都会把自己的想法与导演探讨;到了后期剪辑,行程紧凑的他仍坚持和工作人员一起泡机房,盯成片,力求每个舞台细节、表情的捕捉,都达到他心目中最好的效果。

  2018年4月6日,《偶像练习生》收官,从一百位选手中“C位”出道的蔡徐坤却突然“消失”了。

  ■同题问答

  新京报记者 张赫 人物摄影 郭延冰

  在《偶像练习生》的舞台上。

  直到四个月后,2018年8月2日,蔡徐坤在20岁生日之际用首张个人EP《1》告诉了外界答案。

  EP《1》

  蔡徐坤坦言,这一年最大的变化,似乎是更适应了娱乐圈的环境。无论是赞美还是恶语相向,他自己都不太提及 ,唯一会调侃一下的就是“总被饿着”,“有些人只是看到了你的一面,但还有那么多真正了解你、喜欢你的人。刻板印象永远都会存在,我们没有必要一定要去打破它,只要不干扰到自己就好。”

  如今,蔡徐坤已经熟练于不让自己有任何失控的时刻,同时他也用音乐,证明自己确实没有被任何事情所干扰。就像镜头之外的蔡徐坤,并不善于任何娱乐圈的圆滑表达,安静得与一名普通20岁男孩无异。看电影、听歌、打篮球,不喜欢逛街;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宅在家里创作,解压的方式是吃东西和睡觉。任何流量和标签,不过只是市场对这位梦想成为音乐人的青年的“误解”。对于偶像更替加快,是否担心有一天自己不红了,蔡徐坤面对这个问题很平和,“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这并不是我担心的问题。”

  而《1》的发表同样“违背”偶像市场的规律。蔡徐坤本可以每月发一首,制造更多话题曝光。但他认为,一首首发表并不足以让外界更全面地了解他的音乐风格,“当别人都走得很快,我反而要踏踏实实一步步走。”偶尔听到舆论质疑他没有作品,蔡徐坤也曾犹豫,要不要先发一部分出来?但内心却总有个声音说,“你可以再多做几首不同风格的作品,让大家看到最全面、最好的你,而不是急于求成地去展现自己。”

  2017年2月,即便前途未卜,蔡徐坤为了掌握主动权仍决定奋力一搏,向前公司提出解约,并开始了长达一年,无经济来源的“北漂”生活。“为了舞台,我愿意付出所有一切。”那段时间,蔡徐坤没有太多通告,他经常宅在家或录音棚里反复地听音乐,学音乐制作,尝试制作片段式的旋律。从小段的Rap,到完整的歌词,到整首歌的旋律,他都精心打磨,仔细研究编曲、制作的过程。没有人知道蔡徐坤何时能回归舞台,很多人劝他不应该在别人都抢着拍戏时,却去做音乐,但他却为自己写下“静守己心”四个字,“可能是我比较固执。”他笑笑,“沉寂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所迷失,会不知道方向。但这也是最关键的时刻。我就是很单纯地喜欢音乐,也是这样的一份热爱帮助了我。”

  蔡徐坤:不敢去谈对其他人的期许吧,我觉得对于自己的期许是能够“静守己心”地坚持下去,能够不断地坚持下去,已经是一件很难的事了。无论是音乐创作也好,还是在舞台表演上,(我们)都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难题,但能够坚持下去,去克服,不断给大家带来新的感受,新的突破,这是我想要去做的。

  极度克制,是与蔡徐坤接触过的记者们最常用的形容词。面对采访,任何质疑性的话题,蔡徐坤总会以理性的方式认真思考并回应,示人以最平和的处事态度。去年8月,他与新京报聊到首张EP时,谈及创作滔滔不绝,但却未显露出兴奋过了头的模样。没有特别激动,也没有特别平淡,一直保持适中,是蔡徐坤的日常状态,“有时候是刻意压抑自己,有时候必须压抑自己。因为如果没有谦逊的心,就没办法进步。”

  2019年4月6日,是蔡徐坤出道一周年的日子。#蔡徐坤出道一周年快乐#的微博话题阅读量轻松突破8亿,再次证明了其惊人的人气。

  2月18日,蔡徐坤推出新歌《没有意外》,林宥嘉谱曲,蔡徐坤作词。歌词以细腻的视角,剖析了以“失去”为主题的童话故事。最初版本更偏向于传统华语情歌,但他希望融入更多个人情感,仅300余字的歌词,一字一句反复斟酌,前后修改了好几个版本。

  小时候的蔡徐坤。

  这一年,娱乐圈因《偶像练习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市场进入“偶像元年”,一波偶像艺人迅速收割年轻人的追捧。其中,坐拥千万粉丝的蔡徐坤,被定义为2018年的流行文化符号。但在互联网话语权之下,蔡徐坤却一次次被“流量”裹挟。潘长江的微博被黑粉攻陷,舆论趁机也将矛头指向同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蔡徐坤,仿佛他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即便蔡徐坤回复称:“网络暴力向来伤人,别让别有用心的人得逞”,但过分解读并没有结束。在与蔡徐坤无关的微博热搜下,也总能看到营销号、键盘侠带他的名字一博关注;今年4月5日,蔡徐坤在美国旧金山举行了首场个人海外公演《ONE》,并首唱了最新原创单曲《Hard To Get》。门票一抢而光,现场气氛热烈,却有不怀好意之人散播关于演出的不实言论。

  新京报:经过近期去海外公演后,你对自己的国家有怎样的期许或者新的感受?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而在蔡徐坤出道一周年之际,他再次消失于公众视野,低调前往美国,筹备自己的首次海外公演。此次公演,蔡徐坤已计划半年之久,但直到准备充分他才肯提上日程。公演是小型Live的形式,一半DJ,一半表演。他还带来了自己的新歌,准备了全新的音乐技能,并把过去的作品做了更具现场性的改编。

  ■人物简介 蔡徐坤,男,1998年8月2日出生于浙江省,中国内地男歌手、音乐制作人。2018年4月6日于《偶像练习生》获得最高票数出道。同年8月发行个人首张EP《1》,随后出版《Wait Wait Wait》《没有意外》《Bigger》等单曲作品。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2017年5月,蔡徐坤带着自己的原创歌曲《I Wanna Get Love》登上舞台,这首歌融合流行和嘻哈元素,旋律中尽显性感律动和年轻人的无畏。这是问世的第一首代表“蔡徐坤”风格的作品,也为他回归舞台迈出了第一步,“这首作品证明我可以不顾外界舆论干扰,专心投入到创作当中。”

  蔡徐坤:音乐真的是没有国界的。包括这几次的跟国内外优秀的音乐人也好,导演也好,在与他们的接触、合作中,我都能够感受到大家对于艺术的包容和追求。而且我也很愿意去做这样更多的合作,能够碰撞出不同的想法,我觉得很有意思。

  新京报:目前你身处在文化行业,未来,你对行业的发展有什么期许?

  克制,必须存在

  强迫症

  从小,蔡徐坤就表现出音乐天赋。家中有不少人从事与艺术相关的工作。在他一岁左右,会说整句话的时候,就开始唱歌了,见到麦克风就会主动跑过去抓起来哼唱,一听到音乐就会情不自禁地跟着节奏摇摆。

  新京报:过去一年,你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节目组工作人员称,很少见到艺人会对自己的表演如此亲力亲为,“他真的很认真地在做每一件事,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格,这种态度感染了我们。”

  蔡徐坤:我心目中新青年的标准是,不管生活中还是在自己喜欢的事业上,能够不断地去提高自己,给身边的人带来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以及热爱生活的动力。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而纷扰的舆论之下,蔡徐坤却一直默默专注于音乐作品。一年间,一张团体专辑,七首原创歌曲,17场巡回见面会,6场海外公演,超过150个音乐舞台的呈现……在所有采访中,蔡徐坤每一句话都离不开音乐和创作。他只想当一名音乐人,从未偏离路线,且试图颠覆外界对速食偶像的刻板印象。可惜,在流量谈资的时代,鲜少有人愿意深入了解。

  出道一周年 专访蔡徐坤:标签与误解不会干扰到我。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直到13岁参加了湖南卫视的选秀节目《向上吧!少年》,当时的他对舞台并没有概念,但音乐能带领他自如地表达自我,那种感觉欲罢不能。15岁时,蔡徐坤为了学业独自前往美国求学,孤独和敏感的异国岁月,音乐成为他与自己对话的最好方式。没有课的时候,他就窝在家里听各种风格的音乐。最常做的事情,就是一个人戴着耳机,站在美国街头观察形形色色的路人,思考他们身上会发生怎样的故事,为自己的音乐寻找些许灵感。

  合约纠纷,曾让音乐之路几乎停滞

  KUN&IKUN。

  海外公演后,国内巡演也进入紧张的筹备。蔡徐坤没有为国内演出做些许保留,而是希望继续学习更多,每次都能够为歌迷呈现出新面貌。而音乐之外的工作,他坦言,于当下仍不在考虑范围,目前音乐世界已足以让他投入全部精力。在蔡徐坤的节奏里,音乐才是他选择“在场”的最重要方式。

  出道之后,蔡徐坤大部分精力都投身于新歌的创作和专辑的打造。彼时,他需要随着NINE PERCENT在三个月内完成17场大型巡回见面会,因此写歌的时间必须“挤出来”用。洗澡时、做造型时、飞机上、两个行程间或吃饭的空隙,只要有手机、旋律,任何地方都是他的创作场所;偶尔待在录音室里,甚至成为他的喘息时间。去年,新京报记者见到他时正值午饭,化妆室里传来哼鸣声,里面的人似乎仍沉浸在音乐创作中,没有想要停歇片刻,“采访完的休息时间,我都可以写一段词。我还年轻,我觉得这都OK。”他曾表示。

  蔡徐坤:在音乐上其实没有太大变化,很久以前我就喜欢这样去写歌、表达,直到几年后的现在,我的创作习惯仍然是这样,只是写的东西会不太一样了。我更清楚自己擅长什么。最大的变化应该是整个人的状态吧,越来越专注。因为前期也会有一个摸索的过程,不管是做音乐也好,还是在穿衣打扮上。(现在)慢慢地会越来越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新团体NINE PERCENT经历了为期一个月的赴美训练之后,各个成员迅速被人气云团推搡着涌入综艺、影视作品;不少公司急切地为他们成立新团、安排新歌。在“沉寂三天就不红了”的市场,太多人迫切证明着“偶像元年”的长尾效应。但以4700余万票“断层”出道的蔡徐坤,面对外界的虎视眈眈却显得过于平静。他似乎并不在意资源的围追堵截,除了团体见面会和代言之外,没有投身于任何其他通告,只是低调地做着与偶像完全背离的“奇怪”举动。

  在纷繁的流言蜚语中,蔡徐坤始终坚持自己把控节奏,不被潮流所左右。与蔡徐坤共事过的工作人员非常佩服他的“自控力”,坦言为了让外界更易接受他的音乐,团队对《1》的新歌也提过不少建议,“但他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很多事情也都能自己作出正确的决定。”

  蔡徐坤到底去哪了?

  从17岁进入这个圈子开始 ,他便承受起网络上的恶意言论攻击,于是在后来的任何场合,他都只愿意聊当下的音乐创作,不愿谈及其他。 “第一次听到外界不好的言论时,尤其是带攻击性言论的时候,是很沉重的打击,尤其当时年龄还小。”他觉得,“但当你熬过来的时候,你会觉得无论外界什么样的声音,都没关系,总有支持你的人,你也有自己喜欢的事情,这就是变强大的过程。”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07:22

  “C位”不在场

  在美国,蔡徐坤没有给自己安排任何休闲时间,每天往返于录音棚和住所,“我最近在编曲上下了很多的工夫,也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录音方式,甚至在即兴创作上也有了一些新的呈现。”“此次和海外音乐人做了很多新的交流,也学习了DJ方面的技能。”

  但在梁欢掌镜,蔡徐坤自述的微电影的片头,却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偶像,被允许自省吗?停得下来吗?”在这部偏艺术性的纪实作品中,梁欢用犀利的笔触,记录下流量时代符号的内心拷问。“过度曝光,会不会透支期待?”“如果不是偶像,还有没有人听我的音乐?”蔡徐坤曾向梁欢袒露:为什么许多人攻击他只有流量,没有作品?梁欢开导他,“把精力放在音乐上,认真对待每一首歌,而不要想着去向谁证明自己。”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16岁时,蔡徐坤为追寻音乐舞台回国参加节目录制,以前三名出道的他,被韩国顶级音乐制作人金亨锡称为“第二个Zico”。然而荣誉加身背后,这个未成年的男孩,却为舞台背负了前东家一份“不平等条约”:若艺人不履行合约,公司有权单方面解除合同,并可要求艺人支付高达八千万元人民币的违约金。但节目后,包括蔡徐坤在内的所有团员几乎是“零收入”,甚至办粉丝见面会、出专辑等费用成本都由成员各自分摊。

  新京报:你心目中“新青年”的标准是什么?

  几乎所有报道中,都会提及他极度自律的偶像自觉。《偶像练习生》竞争十分激烈,哪怕放松片刻,都有可能面临淘汰。虽然长居C位,但蔡徐坤仍是选手里的“劳模”,经常在大家休息之后,还独自练舞到凌晨二三点,对着镜子一点点纠正动作的细节,直至练到满意。在高压的环境下,蔡徐坤也曾因为低血糖在练习室晕倒,但洗把脸后继续。编导曾称,“这不是人过的日子。”《偶像练习生》总制片人姜滨也提及蔡徐坤之所以得到如此多的粉丝喜爱,是因为他“扎实”,“比如第一期节目里张艺兴也说到,所有舞蹈练习都是持续练习,对肌肉进行记忆性训练,手一抬(位置)就到这儿。这都是持续练习带来的结果。”

  这张专辑里,他包揽了全部三首新歌的词曲,并亲自操刀制作及MV的拍摄。每一首作品,都有机组成了蔡徐坤独特的音乐风格。乐评人爱地人曾评价主打歌《It’s You》打破了传统流行乐框架,有着Alternative R&B的走向,却又是属于蔡徐坤自己的音乐走向,“对于一个新人来讲,这种在音乐里野蛮和任性的态度,是一种很可贵的品质。”

  不给创作时间设限,他对完美的追求,达到了一种近乎强迫症的状态。

  残酷的现实打压着他对舞台的热爱,也让他的音乐之路几乎停滞。

  《偶像练习生》的首次登台,作为个人练习生,蔡徐坤是唯一一个大胆地选择自己原创歌曲上台的人。一首《I Wanna Get Love》,蔡徐坤并不吝惜在舞台上展现性感、自如、洒脱的表演方式,“只有在舞台上,我才是真正的自己。”录制前,蔡徐坤耗费半个月精心编排新的舞蹈,在录音室反复练唱,连出场造型都精心设计了多种方案。那场表演,他成为全场第一个拿A等级的选手。然而节目播出后,外界焦点却集中于他的装扮。“重新再表演一次,我还是会这样选择。”在他看来,“性感”符合这首歌的表达,也是属于蔡徐坤的风格,舞台之外的事,他都不在意。

  如果粉丝真爱蔡徐坤,希望他能够成为娱乐圈的常青树,那粉丝们就必须明白这个道理:有爱就有恨,或多或少。想让全世界都爱蔡徐坤,想让全世界不说一句黑他的话,这绝无可能!粉丝们一定要承认人无完人,也一定要接受这个事实: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认识蔡徐坤的人比比皆是。

  蔡徐坤对潘长江的回应本来是一百分的,但有些粉丝自以为是的回应却帮了倒忙。蔡徐坤并没有道歉啊,他只是澄清了事实,哪里道歉了呢?哪里不明白?粉丝们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的行为,以为是在爱蔡徐坤,殊不知是在害他,一步一步败坏他的路人缘。

  潘长江被骂的祸根是在《王牌对王牌》种下的。在节目中潘长江和徐璐是搭档,当时的游戏规则是:节目组给出一张精心挑选的人物照片,如果潘长江说错名字,他的搭档徐璐将被吊上高空。而节目组向潘长江展示的照片正是蔡徐坤参加《偶像练习生》时拍的。

  潘长江被骂一事惊动了蔡徐坤,蔡徐坤的反应显示了他的高情商。他在微博不卑不亢地回应:“潘老师您好,您是我一直敬仰的前辈。网络暴力向来伤人,许多无辜者深受其害。我们别在意, 别让别有用心的人得逞。”在蔡徐坤看来,那些骂人之人绝非自己的粉丝,而是别有用心之人。蔡徐坤的回应惹得粉丝大为心痛,有人回应:“我真的好想哭,你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受害者需要道歉,我不明白。”

  蔡徐坤身为超级流量明星,大家本以为同样混娱乐圈的潘长江能够不假思索说出他的名字,遗憾的是他绞尽脑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只说出了另外三个流量明星的名字:李易峰、张艺兴和吴亦凡。这三人有一个共同点——猪年春晚,他们跟潘长江一起上过春晚。而蔡徐坤只在北京春晚现身,所以潘长江不认识他也算是情有可原。不要说潘长江不认识蔡徐坤合情合理,就是沈腾不认识杨超越也完全在意料之中,即便杨超越也算是90后中的流量明星。

  因为不认识蔡徐坤,春晚专业户潘长江老师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的潘长江怎么也想不通,说真话居然还会招来被群起而攻之的无妄之灾。3月15日,潘长江怀着满腔狐疑,在微博吐出了鲠在喉咙的骨头。

  潘长江连用三个问号,一口气抛出了三个问题:“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是不是因为我不认识蔡徐坤呀?”“可我说的是实话,我真的不认识,不能因为不认识就来黑我吧,我违法了吗?”最后潘长江还强调自己活了61年,姓蔡的只认识蔡明。

  因为黑粉心怀叵测的捣蛋,以及部分粉丝过犹不及的瞎帮忙,蔡徐坤已经变成了一个只能敬而远之的流量明星。如今他的路人缘几乎都被败光了。反观杨超越的粉丝,即便她被沈腾误认为是小时候的张柏芝和欧阳娜娜,粉丝们最多不过一笑而过。所以虽然杨超越的综合实力远不如蔡徐坤,但她的路人缘之好,在娱乐圈几乎没有明星可以跟她相提并论。识时务者为俊杰,但愿蔡徐坤的粉丝能够虚心借鉴。

  潘长江不认识蔡徐坤

  可惜潘长江没能躲过被骂的劫数,当他说出自己不认识蔡徐坤的那一刻,他就注定了被口诛笔伐。骂他的都是谁呢?一言以蔽之:是蔡徐坤的粉!这其中既有蔡徐坤的忠实粉丝,也有陷蔡徐坤于不仁不义的黑粉。他们骂声中包含的污言秽语确实不堪入耳,除非一心向佛的豁达之人,否则任何人看罢都会心有不甘。潘长江的修养极高,他没有回嘴,只是简单地抛出了自己的疑问。这就是他成为春晚专业户的重要原因之一。

  2019年1月,NBA宣布蔡徐坤成为首位NBA新春贺岁形象大使令众多虎扑男孩大跌眼镜,面对这一事实虎扑男孩只能无力地重复发着蔡徐坤打球的动图,并义正言辞地表达对NBA官方的失望。

  娱乐新闻固不可少,但本可避免的长周期争执事件,则需要有关单位趁早负起分内的责任。

  2018年4月,刚出道没多久的蔡徐坤喜迎粉丝数达到700万,决定染个黑头发让粉丝们高兴一下。某微博用户评论道:“这个星球为什么有人会觉得自己染个头发是给别人的福利 神他妈神经病。”

  在这样的前提下“要不要改”并不是一件值得讨论的问题,而“主动改还是被动改”,对整个行业以及相关人员则有着极大的区别。

  届时偶像也不必再承担现如今的污名,据业内资深人士介绍,按照韩国娱乐工业的发展规律,偶像的生命周期只有两到三年,要知道新一代的女孩绝不会跟上一代的老女人追同一个明星,而练习生的竞争则是异常残酷和激烈的。

  而流量明星这边则“忍着被全网黑恶心,努力拿下一个又一个的代言,努力推出一个又一个的(烂)作品,来回(fan)馈(ji)广大群众。”

  此事由综艺节目而起,由粉丝而兴,由蔡徐坤亲自出面解释而告终,蔡徐坤没吃亏。

  当我们在讨论吴亦凡rap到底什么水平的时候,长春长生爆发出了“问题疫苗”,无数孩子的未来需要人们的关注;

  时年一月,虎扑打了前哨战。由于“NBA大使事件”木已成舟,虎扑男孩心碎难当,战斗力大打折扣。而另一边,饭圈女孩以逸待劳,加上欧巴刚刚斩获了此番殊荣,以一副吃饱后的体面劝各位“新的一年少吃柠檬”,大获全胜。

  但这一理念的普及在中国却迟迟无法铺开,这并不能怪大众“无知”,事实上许多偶像自己都搞不清状况,正如吴亦凡至今还在自己的微博签名中写着星爷的那句话:“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所谓的流量明星,在韩国称之为“偶像工业体系”。在韩国,偶像是作为一个专门的职业存在的,演员的天职是演戏,歌手的天职是唱歌,而偶像的天职则是“服务粉丝”。

  山的那头,是饭圈之外庞大的网络基础盘,他们撕鹿晗娘炮,撕吴亦凡“大碗宽面”,一路撕到了“你打球很像蔡徐坤”。

  01 蔡徐坤从不吃亏

  流量明星VS大众批评,讲究的是后发制胜。

  这背后,究竟是经纪公司的不作为还是偶像自己在积极寻求转型,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正是由于这种定位不明,“流量也想要,实力赞誉也想要”的又当又立,从而在根本上激发了大众与饭圈的矛盾。而在整个过程中,负责运营的经纪公司难辞其咎。

  在这样的事实下,主流价值观是可以给予该职业足够的尊重和理解的。并且到时候,圈内事圈内了,公共资源也将被释放出来,去关注更有价值的事。

  这口锅,以青少年为主体的饭圈背不动,主流大众更不应该背,其背后所需要被指责的,则是“偶像文化”的缔造者,资本与公司。

  在此前的一篇文章(虎扑“不敌”蔡徐坤)中我曾谈到,在互联网时代下,由于更低的信息获取成本和极大的自由,人类各自为阵,凭着自己的偏好在一个或几个特殊的领域里不断下沉,形成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圈层。

  结语

  山的这头,是年仅21岁的蔡徐坤,他从《偶像练习生》中走出来,在一个小范围里光芒万丈,出道一年,“染发风波”,“潘长江事件”,“NBA大使事件”一路磕碰,知道他的人越来越多,那最初保护着他的光彩,也越来越不值一提。

  这句话就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在内心都会有所共鸣。但另一边,偶像换发型或发色作为福利回馈粉丝,在饭圈也是非常正常合理的行为。

  我是说,没有人觉得奇怪吗?从数量上来说,饭圈应该称得上是一个庞大的群体,而这个庞大群体中的某些行为,在路人看来竟然像外星人一样奇怪。

  近些年来,网络的主流声音对小鲜肉以及各色流量明星的批评几乎没有停下过,而所谓的“顶级流量”,在挨骂时自然也“顶”在了最前线。

  这个事情本身没什么好谈的,但它暴露出来的问题十分可怕。

  中国的娱乐产业真正腾飞并没有太长时间,其背后的工业体系距离完备也仍然有着很长一段距离,但这并不是资本一次又一次消费自家艺人,玩弄大众情绪的理由。

  回顾国内的偶像工业体系,由归国四子所开创的流量时代,现如今已经随着Nine Percent、乐华七子、坤音四子以及火箭少女的走红正式进入了2.0时代。相对野蛮生长时期的红利,该领域内迟早将迎来整改的阵痛。

  而随着自身圈层的不断扩大,黑话和习俗也就会越来越多,这些所谓的“文化”则将形成极大的信息壁垒,使得不同圈子之间的群体遥隔相望,彼此都像是外星人。

  02 B站从不在乎

  当我们讨论蔡徐坤凭什么当NBA大使的时候,嫦娥四号传回了人类首张月球背影像图,人类在星辰大海的征途面前又往前迈进了一步;

  虽然在表现形式上都是在“恶搞”,甚至B站上的人恶搞得更猛烈一些,但大家的出发点完全不同。

  围绕着这一规律,所有人都想打防守反击,主流大众这边“心里憋着火气,想尽一切办法去惹怒流量明星,等对方扑上来以后再无情嘲讽。”

  而我,则不想在多年后同子辈们讲起自己年轻的时代,只能说出一句“你打球好像蔡徐坤。”

  至于B站这一模式是否需要抨击乃至取缔,我个人认为大可不必。一方面正如B站在其回应中所提到的人民网的那篇文章中所说的:“对公众人物和对一般公民的处理进行区别是由于公众人物的言行往往引起社会关注,牵动社会舆论,产生社会影响。他们拥有更多的社会资源,承担着更大的社会责任,理应接受更加严厉的社会监督。”

  这个事情由NBA官方而起,由虎扑男孩的强烈反弹而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了了之,蔡徐坤依然没吃亏。

  但故事没有结束,蔡徐坤打球的那副动图是虎扑男孩传递下去的“火炬”,遇到了创作力极强的哔哩哔哩up主们。而后者本着万事皆可鬼畜的精神,以此为素材制造了大批的恶搞视频,终于惹怒了本尊。

  吴亦凡没顶住未修音的视频流出,扑上来跟虎扑大众犟,最终沦为全民狂欢的抓手。

  而另一方面,则正如那句话说的那样:“一个开不起玩笑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从社会角度来说,我们需要这样的戏谑者,解构一切,消解一切,让我们在哈哈大笑的同时,可以把一些不敢说或不想说的问题,暴晒在阳光之下。

  那么回到此次蔡徐坤与B站的冲突,所谓胜负,其实早在开始时就已经注定。

  而蔡徐坤NBA新春大使事件,则从另一边完美诠释了“流量明星”在面对全网黑时所能打出的最有“杀伤力”的战法。

  整个事件中,我个人最在意的其实是早先的那句话,“这个星球为什么有人会觉得自己染个头发是给别人的福利 神他妈神经病。”

  纵观历次饭圈与主流大众之间的摩擦,笔者总结出来一条规律,那就是:谁先动气谁就输。

  在运营模式上,B站作为一家视频网站与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等有着本质不同。相比优爱腾们在版权和内容上的高举高打,B站更多是在依靠着用户来产出足够的内容,鬼畜则是作为重要的一部分,在该社区持续发挥着影响力。

  03 饭圈不该背锅

  但正式出道才不过一年的蔡徐坤,还没怎么经历过这些。说运气也好,说饭圈文化正在升级也好,历数其经历过的几次风波,作为偶像的他一直被保护得很好,几乎没吃过任何大亏。

  2019年3月,在某综艺节目中潘长江未能认出蔡徐坤的照片,随后其微博被部分网友围攻,甚至出言辱骂。

  二者于山顶相遇。

  在鬼畜的制作过程中,“共同记忆”是十分重要的载体,在短暂的几分钟视频内容里如何使观众第一时间get到趣味性并露出会心一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具有趣味性的“共同记忆”则可以帮助up主们做到这一点。

  “从价值观来说,你是对的也好,不对的也好,都没关系。我看你挺逗的,所以老子今天就是要开你的玩笑。”

  原本只是一个路人的吐槽,但因为有了大V的转发瞬间引爆了网络,该用户被蔡徐坤粉丝疯狂diss,P遗照,甚至学校也被@要求处理该学生,最后事件以该用户被迫删帖道歉结束。

  这个事情由艺人而起,由粉丝而兴,由无背景无势力的路人道歉而告终,蔡徐坤没吃亏。

  主流大众的出发点在于价值观,而B站的出发点,则只关乎于“是否有趣”。蓝翔也好,唐国强的诸葛亮也好,B站并不在乎他们是不是“对”的。

  饭圈人并不喜欢整天刀光剑影去救偶像,主流大众也不愿意整日浸泡在这样的舆论战场里。

  如果说主流大众黑一个艺人的内在动因是出于对其“德不配位”的愤慨,或者是出于对其“烂作品”的不买账,那么此次事件的另一个主角,B站则有着本质不同。

  “流量明星拍烂作品恶心大众,大众骂流量明星解气的同时继续帮其垒高流量,流量明星不还嘴,闷声发大财,然后继续拍烂片恶心大众。”这样病态的循环几乎已经成为了业界的默认共识。

  这才是B站的本质。

  2019年4月12日蔡徐坤宣称将起诉哔哩哔哩,舆论场上再次爆发出本可避免的战争。

  从这个角度来说,蔡徐坤打球的片段随着曝光量的不断增长,成为鬼畜素材几乎就是迟早的事。

  这是很正常的事,但一次又一次的撕扯,一次又一次的内耗,饭圈与主流声音之间的对决一次又一次在消耗着巨大的公共注意力及公共资源,这,就很不正常了。

  随后蔡徐坤回应潘长江,留言称“您是我一直敬仰的前辈。网络暴力向来伤人,许多无辜者深受其害,我们别在意,别让别有用心的人得逞。”

  回顾一直以来舆论战场上的交锋,主流声音对流量明星可以说是“单方面屠杀”。

  ......

  在我们讨论蔡徐坤打球到底好不好的时候,西安车主正在维权,消费者权益需要进一步督促保障;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地址:http://www.winner-lab.com/guanwangtoutiao/2019/0717/162.html 欢迎转载。

上一篇:[新零售]新零售的五大趋势
下一篇:[马剑越]《奇葩说》马剑越官宣结婚,男方是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