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培]杨晓培:碎屏时代,内容不能碎,创作者

ag8编辑 ag8平台 2019-07-30

  在杨晓培看来,创新的价值在于引领,不仅仅只是内容的表达层面,更多地是需要透过作品去传递精神力量。在《全职高手》中,她同样也希望能透过“叶修”这个人生清零后重新出发的人物,给当下的年轻观众传递一种向上的积极态度。“不念过往,只看当下;不惧未来,重头再来,这就是一种精神的力量,也是我们电视剧应有的文化自信。通过这种文化自信让中国的影视作品更好地走出去。”

  在开发电视剧《全职高手》之前,国内尚未有聚焦电竞领域的电视剧。虽然杨晓培和她的《全职高手》剧组,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创新在带来变革的同时,一定也会带来风险与代价。

  《全职高手》改编自蝴蝶蓝同名电竞小说,是网络文学史上第一部“千盟级”作品。该剧由杨洋、江疏影主演,自去年2月宣布启动以来,备受外界的关注。不过面对这样的超级IP,杨晓培以及《全职高手》整个剧组的创作,每天可谓“如履薄冰”,“市场上对IP其实有一种误区,认为有了大IP后和大卡司后,你的IP影视化就能平地起高楼。但真正你去实际操作就会发现,要做好大IP剧很难。”

  超级IP的开发挑战与“如履薄冰”

  从制片人的角度,杨晓培认为,操盘《全职高手》这样有别于以往自己制作风格的项目,是一次全新的挑战,但越创新的题材,也要越尊重影视创作的基本规律。因此她也希望将自己在古装剧领域探索的工业化体系以及方法论,能运用到这次的全新题材中,用工业化的项目管理,完成《全职高手》这一项目的顺利推进,以达成一种“新题材”+“老配方”的化学反应。

  在杨晓培的理解中,关注《全职高手》这个项目的人,可能想得更多的是如何进行现实与虚拟世界的嫁接,如何拍得好看,这确实是拍电竞题材的一大技术难点,但更大的难点在于要如何进行理念上的创新,打破以往大家对电竞题材的误区,“说道电竞,一直以来好像有种说法就是打游戏,不务正业。事实上,在去年,电竞已经被奥运会官方认证为了体育项目,在2024年它可能就将出现在奥运赛场上。”

  6月13日,“颠覆视界、洞见未来”互联网影视发展新势能高峰对话在沪举行,柠萌影业副总裁、柠萌悦心CEO杨晓培出席并就“创新题材的破局与新征程”这一话题,分享了自己的在电视剧领域的行业洞察。

  在杨晓培看来,柠萌当初成立的动因,就是要做一家有着互联网基因的影视公司,要拥抱年轻观众,引领年轻文化潮流,不断地年轻人打造优质内容,而《全职高手》这个项目则满足这样的内容基调。同时经过几年项目的积累,柠萌也在持续创新,拓展技术、题材、和创作的边界,进一步探索创新的空间。

  尽管在古装剧的开发上颇有经验,但对于操盘这样的创新题材,对于杨晓培而言,几乎是要从零开始,全新出发,“它是一个全新题材,这也意味着我们没有任何的参考体系,需要从创作、技术、流程上进行全新的摸索”,尤其是对于项目的“标准”的问题,《全职高手》几乎也是“无解”的,“这也让我们更加清晰地认识到,没有标准就得去建立新的标准和体系。”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电竞题材的拓荒:从零到新标准新体系

  在《全职高手》的技术层面,杨晓培希望的是能让“人物从虚拟世界回到现实世界”,但在价值体系层面,她则更希望能多去关照现实,让观众能从虚拟世界回归到现实世界中,感受到角色人物身上那种遭遇挫折后不抱怨、不沉溺过往,带着信仰与团队并肩作战的精神力量,“所以这部剧不光要拍得好看,还要拍得走心,有意义。”

  作为国内金牌制作人,杨晓培此前在古装剧的领域里不断突破与创新,打造出了诸如《寂寞空庭春欲晚》、《择天记》、《扶摇》等代表作品。对于为何从古装剧题材涉猎到电竞这一创新题材领域,杨晓培则从公司和个人的层面进行了分享。

  现场,杨晓培以自己担任总制片人,目前正在锣密鼓拍摄中的电视剧《全职高手》为例,进一步阐述了做好电竞这样创新题材的难点与价值。她也表示,创新的价值在于引领,不仅仅只是内容的表达层面,更多地是需要透过作品去传递精神力量。

  创新的价值:从“仰望”到“引领”

  拍摄电竞这样的创新题材,技术的创新一定程度上能带来更多的影视化想象空间,但技术本身也是一把双刃剑,它对于表演者而言更像是“天敌”。杨晓培说,这次的开发过程的中,演员的表演层面的确是一个难点。相比较以往的电视剧而言,《全职高手》在影视化改编的过程中,极大地尊重了原著的精髓,暨不是用情感关系来推动人物关系和故事的走向,更多的戏剧展现则是依靠演员由内而外释放出的角色人格魅力。在杨晓培的定义中这是一种全新的表演方式,需要让演员更深地去理解这个角色,同时又要让演员在虚拟拍摄环境下,能更好地调动自己的情绪与表演状态。

  韩志杰、滕华涛、杨晓培、江疏影、杨洋参与对话。

  杨晓培说,前些年,国内影视行业总是“仰望”欧美、日韩影视剧的成熟制作模式和标准工业化流程,但近些年,随着技术的升级、理念的提升、互联网基因的注入,中国影视行业整体在进步,也开始有勇气有底气去做好这样的创新题材,引领电视剧创作的风向。

  首先需要判断五洲的世界是不是完整?能否在自己架构的世界里找到一个支点?能否让观众在情感上融入这个世界?杨晓培表示:作为一部架空古装剧,《扶摇》的方向很明确:要立足于某一个朝代之上,同时尽量呈现小说的外观。

  【文/毛毛王】

  雅兰珠的眉心一点红和流苏摇曳有点异域风情,绿色为主的服饰,让这个人物充满了“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清新可爱。

  IP小说的长处和难度一直摆在那儿。自带的脑洞和爽感,让它看起来很“虚”,但观众需要实实在在的“看见”。而写过稿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受:改稿有时比重写还艰难。

  柠萌从2014年开始,一直在探索古装体系,找切入点。杨晓培说:“我们通过一系列古装剧探索,基本摸索出一套相对清晰的工业化标准流程,在整个项目开发周期里,不管整体管理还是前期筹备,我们基本上能做到按照流程标准进行创作。”

  古人身上的侠义精神放到今天,就是有担当、正义和坚韧。杨晓培说:“不管是古人还是今人,自古至今的情感共鸣和连接都是一致相通的。”

  扶摇和长孙无极的角色设置是否清晰,逻辑上要经得起推敲,包括情感逻辑、情节逻辑和人物关系逻辑,能否合理发生和合理推进的问题。

  《扶摇》播出的18集,让观众产生了多层次的观感,古装、武侠、言情、励志等诸多元素都有呈现。

  扶摇这个人物的“根”就在于:她摆脱了被动式的成长逻辑,主动地去选择命运,处理感情。

  在进行项目开发时,柠萌首先会提出五个W,这五个W是创作的思路,也是普遍规律:

  杨晓培表示,柠萌现在还在古装工业体系的探索中,已经播出了的《寂寞空庭春欲晚》、《择天记》和正在播的《扶摇》,以及在制作中的《九州缥缈录》,都始终坚持古装布局三原则:不间断,不重复,有进阶。对古装的探索和现实表达的融入,是一个不断纠错修正和升级演进的过程。

  拿《扶摇》来讲,先从原小说中提炼故事方向和基调,明确定位后要建构一个世界观。

  阮经天读懂了这个表面顽皮却沉稳有谋略的人物,他能够稳住无极隐忍不张扬的气场,赋予他一层风波流转的轻松。随着剧情的展开,无极矛盾复杂的一面将有层次地展现。

  杨晓培表示:“虽然近几年IP的影视化开发是市场热点,但市场对IP也存在着一种认识误区,认为有了大IP和流量演员后,IP的影视化开发便能平地起高楼,坐享IP红利,但实际上当你真正操作的时候就会发现,要做好大IP剧很难。”

  作品进入角色的角度是否有充分的吸引力?角色传递的正向价值观和当下产生的关联在哪?是否符合当下年轻人的审美需求?

  《扶摇》的“皮”与“根”

  底层的诗意滋养了扶摇的性格,周叔的善良、正直、对她无私的爱,给扶摇带来很大影响,在她豁达的天性上形成了一层保护膜,她能深刻理解百姓之苦,同时身在逆境却依然干净透彻。

  Where:所展现的世界和世界观是什么样子的;Word:故事能够打动你吗;Who:角色定位是否清晰;Why:给自己打一个问号,看故事发展的逻辑是不是符合情理;When:故事展现的价值观,能否跟当下产生共鸣。

  杨晓培认为,这五个W构建好了,古装剧创作的基本框架和要素就有了。

  其次,人物的根在哪里?

  杨晓培认为,三位导演对作品打磨的工匠精神,恰恰也是《扶摇》这部剧最难能可贵的地方之一,“他们专注、精雕细琢,对每个拍摄细节的呈现,几乎都有着近乎偏执的高要求。”

  杨文军导演擅长讲故事,对情感方面的把控十分细腻,谢泽导演擅长戏剧冲突的极致化呈现,对演员在表演上的要求很高,不断调整和提升演员的表演状态,李才则是在武戏方面有着非常深的造诣。三位导演就像是三位技法精深、各怀绝技的工匠,齐心协力共同去创造五洲世界,争取让这个世界的每一块砖都经得起推敲。

  成长本就是战胜自己的道路,扶摇的成长并不是说身份地位的从低到高,而是她勇敢面对自己封印下的“恶魔”面,并且去解决,去摒除恶。杨晓培认为这是扶摇这个人物的魅力所在。杨晓培透露:女主一开始就定了杨幂,因为她身上洒脱自在的特质与扶摇极为贴合,反而是寻找男一的过程比较曲折。

  “扶摇靠不断成长和蜕变来赢得尊重和爱情,她的感情态度是敢爱敢恨、有仇必报,同时她懂得宽恕和放下。她最重要的品质是看重承诺,言出必行,她把每一份承诺都当作责任和信念,同时还积极行动。”

  该剧的画面写意内敛,实地搭景的玄元山和国公府,原木色和绿色为主的建筑外观,帷幔、屏风、竹帘很容易把观众带入风雅的历史场景。

  前者重在古装世界观的构建,而后者重在普世价值观的逻辑体系建立,二者共同推进该剧的人物成长和情感关系的发展。

  《扶摇》的服装造型方向,一个是“简”,一个是“雅”。剧中的服饰,是具有丰富经验和独特审美风格的张世杰设计的,符合人物的身份的同时要低调稳重。扶摇前期服饰配色简单,突显人物的侠义和干练;后期身份发生转变,服饰也随着变得贵气稳重,比如红色、黑色和金色的嫁衣服饰,三色映衬下,很有视觉冲击力。长孙无极的服饰以白色为主,整体就一个感觉:淡,但同时他衣服的丝绸材质,精致的纹饰、发冠上的宝石、手指上的戒指、扇子的图案,都能看出这个人物隐忍不发的贵气。

  最后一点是实际操作的问题,能否满足剧本的体量和各种场景描述。

  《扶摇》的“皮”确实都在水平线上,制作工整严谨,古朴的服道化、大量的实景拍摄和镜头质感能够看出是下了功夫的。

  越底层的人,越处在极端环境下,他们的生活反而能生出五彩斑斓的诗意,其乐融融的玄幽部就是如此。

  “长孙无极是一个复杂的人物,不仅有成长也有蜕变。尤其在剧中,他完全是一个人分饰三个不同的角色。这样的复杂性,其实需要表演经验足够丰富,同时对于角色有深刻认知的演员,才能驾驭得了。”

  总制片人杨晓培(中)

  那如何让观众既有古装代入感又有现实共鸣感呢?

  多维度古装剧:代入感和共鸣感并不矛盾

  该剧总制片人杨晓培认为,古装剧发展到今天,不能用单维度的眼光来看,它已经发展成了集合多维度的新古装。虽然套了古代人的外壳,但新古装实际上传递的都是我们当下推崇的价值观,其多元性也是当下集体意识多元的投射。

  用“黄金组合”来形容这三个导演的联手,其实一点也不为过。而在杨晓培眼中,所谓黄金组合,不仅在于强强联手,更重要的是他们相互欣赏,有着共同的目标和愿景——对艺术创作怀有敬畏之心,愿意彼此成就去打造真正的精品。

  “柠萌影业作为一家拥有互联网基因的影视公司,一项重要使命就是:拥抱年轻观众,为年轻观众打造优质的,富有精神力量的作品。”

  从《扶摇》中不难看出,杨晓培理解的“大女主”,在情感上,与爱人是平等的 ;在精神上、人格上是独立的。“大女主”的魅力,在于有着质朴的勇气与果敢,有着不问成败与前路的决绝,且永远追求生活的体面与尊严。

  因为坚信“制作当中无小事”,无论哪一个项目,从最早的剧集开发,到筹备、组盘、拍摄,到后期制作、营销、宣传、发行,杨晓培都会介入,并且全情投入。

  显然,杨晓培是将当下女性独立自强精神嫁接于“大女主”身上,而这也体现了她的古装剧创作理念——无论《择天记》还是《扶摇》,都很难称为纯粹的古装剧,因为其内核都是清晰的现代价值观。“我们拍的是古人,讲的是当下精神,因为从古至今,价值观一脉相承。拍摄时,我们既要让观众在古代的故事中有代入感,也要让他们有强烈的现实共鸣感。这种共鸣,涉及情感、逻辑以及美学,呈现多个方面。”

  目前,采用真人CG 动态捕捉技术、动画及真人相结合拍摄的电竞题材作品《全职高手》,线下部分已经杀青。近两个月来,杨晓培一直忙于线上部分动画镜头制作的把控。“难度远远超越设想”,杨晓培称目前的工作是“在虚拟引擎里打造游戏世界”。在结束前期的线上资产准备和动作捕捉拍摄环节后,团队就进入到 Layout 讲戏、打镜头、角色身体及面部制作、灯光特效等全环节动画镜头制作流程中。线上部分的制作是一个二次创作的过程,通过对完成动作捕捉后的镜头和动画进行二次修改和调整,真正实现了动画制作的所见即所得。只有线上部分完成且通过验收,才能进行线上线下混剪。”

  《全职高手》将于年内播出,由杨洋和江疏影主演。

  杨晓培:作为制作人,每天都会面对不同问题,大到剧本创作方向—— 你需要和原著、编剧、导演不断磨合,小到人物造型,甚至海报设计—— 你需要拿出专业态度沟通协调。正因为制作当中无小事,所以你要具备强烈的责任心,把作品当成自己的孩子,从他出生就尽心喂养,直到他长大,把他交给观众。制作人也分不同层面和阶段,但在初期,我对制作人的要求是驻组。不驻组,你不会知道组里发生了什么,你又怎能尽到一个连接者、管理者的职责?遇到问题,你没有专业能力说服导演,没有专业能力和演员沟通。所以制作人不能站在所谓管理者的高位,而要亲力亲为参与项目的每个环节。当你和所有主创工作、生活在一起,别人会看到你的努力、付出、专业精神,别人会看到你对这个项目、对这个行业的热爱。 只有大家彼此认可,遇到问题,才能齐心协力共同解决。

  《新周刊》:《择天记》《扶摇》《全职高手》都是IP改编剧目。您对于IP的评判标准是什么?

  《全职高手》改编自蝴蝶蓝同名小说,将这样一个深具粉丝基础的大IP转化成影视作品并非易事。杨晓培最初也心存疑虑。因为即便经过《择天记》《扶摇》等作品的磨合,她和团队在古装剧创作领域已建立起一套相对成熟的工业化体系及方法论,“但对于《全职高手》这样的创新题材,我们没有任何参考体系,需要从创作、技术、流程上进行全新摸索”。

  因此,擅于在没有标准时建立标准、没有方法时摸索方法的杨晓培,虽然预想到将小说《全职高手》搬上荧屏势必困难重重,但她还是一字一句读起原著。而这个讲述职业电竞选手、被无数人追捧的大神叶修,在遭到俱乐部驱逐后重新投入游戏,召集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重返巅峰之路的故事,也最终打动了她。

  杨晓培 :我常问应聘者一个问题 :“对制作人的理解是什么?”很多人回答 :“管理者”“老板”“投资人”。其实制作人更像一个杂家,他需要用专业精神、专业态度,把项目中的所有人、所有元素、所有环节黏合在一起。他是执行者、连接者,当然,也是管理者,或说是一部剧从故事内容、审美风格到整体调性的操盘者、总掌控人。

  《新周刊》:在您看来,国剧如何在新的时代再上新台阶?

  杨晓培始终信奉内容为王。

  别人眼里“既有持久战斗力,又有高度热情”的杨晓培,将制作人定义为一部剧的总掌控人 :“你要用专业精神、专业态度,把所有人、所有元素黏合在一起。你不光是管理者,同时也是执行者、连接者。”因为坚信“制作当中无小事”,杨晓培对每一个项目的态度都是“必须从一而终”,从最早的剧集开发,到筹备、组盘、拍摄,到后期制作、营销、宣传、发行,她都会介入,并且全情投入。

  “叶修的人格魅力在于,他不屈服于强权,不沉溺于过往,任何时候都拥有触底反弹的勇气与力量。”这恰恰是杨晓培想通过作品传达的核心价值观——“打游戏的人,不仅可以成为虚拟世界的英雄,在生活中同样可以有正能量的引导。”

  文/罗屿

  《新周刊》:很多人说,2018年是影视行业的“寒冬”,对此您怎样看?

  本文首发于《新周刊》增刊

  “作为创作者,既要保持初心,又要守住底线”

  国剧 60 年,身为制作人的杨晓培正在经历新的时代与变革。随着智能手机的崛起,用户娱乐时间变得极度碎片化,短视频正以“刷呀刷不完”的方式争夺着用户在手机上的注意力。不过在杨晓培看来,这只会对长视频的要求更高,也会催生出更高质量的精品,因为“你需要在更短的时间抓住观众”。“身处碎屏时代,内容不能碎,创作者的心更不能碎”,杨晓培始终相信,“好剧都是以匠心、匠能打磨出来的”。

  其实杨晓培本人和她作品中的主人公,性格非常相似—— 同样充满勇气,同样不惧挑战。有佛教信仰且一直学习佛法的她认为,这个行业中没有开不了的机,没有拍不完的戏,也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一个人想要一直待在舒适区,那最好不要迈出这一步,因为任何一部剧在创作过程中,一定是面临诸多挑战的,绝没有容易拍的戏。”而杨晓培觉得,往往过程越艰难,结果反而越好,“只有挣扎过,你才更有力量”。

  作为制作人,杨晓培习惯给自己加码,在她看来,那是痛并快乐的过程。她给自己定下的计划,是每年做一部“大女主”古装剧,同时开发其他创新题材。

  国剧60年,身为制作人的杨晓培正在经历新的时代与变革。在她看来,当用户时间变得极度碎片化,只会对长视频要求更高,也会催生出更高质量的精品。杨晓培始终相信,“好剧都是以匠心、匠能打磨出来的”。

  杨晓培 :这个行业在前几年已经虚空到令人咋舌。一个刚刚入门的制作人员,做一部剧就可以开一家公司,给自己打上知名制作人的头衔。正是有过那种无序,今天我们理性了、冷静了,大家就会有寒冬之感。当然,行业在自我规范与调整时,可能会有一段时间的阵痛,但从长远来看,这对行业发展是有利的。作为创作者,应当少一些抱怨,真正回归到创作本体,尊重用户需求,尊重创作规律,以匠心做剧。

  但杨晓培素来喜欢尝新,喜欢在不同阶段做不同突破,就像当初她所任职的柠萌影业,曾想过和比较有经验的擅长做古装的制作公司合作开发。毕竟在此之前,现实题材才是柠萌的强项。但杨晓培却反问自己 :“为什么我们自己不做?”

  像侯鸿亮团队最近出品的《大江大河》《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我个人都很喜欢,它们输出的价值体系是一种文化自信的表达。这些作品的成功,除了时间与经验外,也在于稳定的、精神气质一脉相承的团队。这也是我们强调构建工业化体系的原因。我们希望包括主创,包括服、美、化、道在内的团队成员能够相对固化,这样大家才不用在新的项目中重新磨合,重新建立标准。

  杨晓培在《全职高手》片场。

  《择天记》里意气风发的陈长生不管交友还是做事,都只问欢喜不问利益得失,他最终带领小伙伴们一路成长逆天改命 ;《扶摇》中出身底层的少女扶摇,桀骜不驯敢做敢当,无论遇到任何打压与质疑,都不会自怜自艾,而是努力提升自己,用实力证明自己。信佛的杨晓培记得,有师父和她说过,影视创作者是集大成者,“因为你的作品会影响太多人,所以一定要以敬畏之心传输正向的价值观,而好的制作人都会在作品中潜移默化体现自己的思考与认知”。

  这种向上的力量,其实是杨晓培作品中一以贯之的精神表达。

  《新周刊》:您如何定义制作人这个身份?

  从《全职高手》开拍至今,杨晓培一直在南京、上海、 北京三地奔波,有时甚至一天一城。这也是她多 年来的工作节奏。自2014年到2017年,杨晓培几乎每年都要在横店驻组8个月,每晚导演收工后,她会召集剧组所有部门开会,通常开到凌晨两三点。最近,不在剧组时,她会在北京、上海等地见不同导演、编剧、演员,熬夜审片也是常态。

  《扶摇》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古装剧,它所传递出的不懈怠、不畏难、不放弃的价值观,正是现代人该有的胆识与气魄。

  -----------

  杨晓培认为,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加持,可以实现《全职高手》现实与虚拟世界的融合,可以“更好地完善我们想象中的全职世界”。但技术永远是为内容服务,即便是线上部分,也不是在游戏中打打杀杀如此简单,而是需要合理的人物设定、情节推进,同时建立世界观。而这也正是创新题材青春偶像剧《全职高手》创作的难点与价值。

  《新周刊》:在您看来,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制作人?

  鹿晗在《择天记》中饰演的陈长生充满了蓬勃向上的少年力量。

  但分析年轻人的喜好,不等同于迎合。杨晓培始终觉得,“作为创作者,既要保持初心,又要守住底线”。“我们要尊重创作规律,不求冒进、脚踏实地做好每一部剧,同时在作品中输出正向价值观。”

  杨晓培并非意气用事。《择天记》前,她虽然没有独自操盘过古装项目,却在古装剧组摸爬滚打过4个月,正是在这期间,她培养出对古装题材的兴趣,同时领悟出古装剧目的创作要点 :“制作层面,要具备在服、美、化、道等方面的认知与审美 ;创作层面,要提炼出原著小说的精髓。”杨晓培认为,《择天记》的精髓,在于通关打怪的陈长生代表了中国当下年轻人蓬勃向上的少年力量。而这一提炼,恰恰是《择天记》在创作上取得成功的关键。

  杨晓培:第一,新时代下,国剧要真正直面观众,细分观众需求,回归内容创作的本质。第二,国剧既要激活传统文化的价值,同时也要聚焦现实主义,记录时代风貌。第三,在与世界先进工业体系接轨的同时,创作者要不断锻造在内容打造上的硬实力,尤其要打造有中国特色同时有世界影响力的 IP。第四,应进一步加强台网共振效应,平台、制作方彼此协同,释放国剧内容价值的最大化。第五,创作上要不断引领而不是跟随 ;要不断创新,不仅是内容本身创新,还要在形式、手段、故事等方面创新。要进一步打造国剧名片,实现文化出海,彰显文化自信。

  杨晓培习惯给自己加码,在她看来,那是痛并快乐的过程。“作为创作者,你的辛苦能换来成果甚至成就,这已经比很多人幸福。”她给自己定下的计划,是每年做一部“大女主”古装剧,同时开发其他创新题材。

  至于创新题材,杨晓培曾问团队如果继续做《全职高手2》,方向在哪,创新点又在哪。“我们需要的是内容的创新,而非技术的创新。”在杨晓培看来,即便使用最先进的拍摄技术,创作思路若传统保守,同样不可以称之为创新,因为“内容才是基石,是你的原发动力”。

  信奉内容为王的杨晓培,这些年也在摸索年轻人的流行文化。在柠萌,每周二上午九点半都会举行一次“江湖会”,各部门悉数参加。市场部会整理出最近一周电视剧、网剧的收视数据,大家一起就流量好、收视率高的剧目进行讨论,不同的价值观在一起碰撞。除了剧目,大家还会讨论网上的热搜、最火爆的网络用词、最火爆的网上视频……杨晓培就曾让助理在“江湖会”分享为何甜宠等题材剧目会成为热点话题等。在她看来,这种讨论“可以触摸并了解到年轻人的流行文化与用户需求”。

  “没有开不了的机,没有拍不完的戏,也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杨晓培 :IP的评判标准,在于要有好的内容。何为好的内容?故事要有吸引力,人设要立得住,情节上要推进得下去,也就是我们说的逻辑性要强。另外,要看作品的世界观。最后,要考虑它能否有效转化为影视。

  《新周刊》:2018年,是国剧 60年。您心目中的好国剧是什么?

  对话杨晓培

  杨晓培 :首先,好的国剧一定是有时代性的,不光有时代印记、时代气息,同时要记录时代风貌,与时代同行。其次,好的国剧,一定是创作扎根于百姓的,从百姓的立场出发,既要接地气,同时又要反映他们的需求与现实痛点。再次,好的国剧,不仅在播出期间有全民性的共鸣度与热议度,同时要能留得下来,能被观众在不同时期反复收看、反复咀嚼,构成经典。同时也要走得远,借助国剧的力量,实现文化出海,彰显文化自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地址:http://www.winner-lab.com/ag8pingtai/2019/0730/294.html 欢迎转载。

上一篇:[召唤师技能]LOL这个召唤师技能如若还在,人人也
下一篇:[召唤师峡谷]召唤师,你因为什么离开召唤师峡谷